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六百九十七章 用心良苦,百族公主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世界之石傳送連接的怎麼樣,順利嗎?”眼看沒辦法從阿卡拉口中得到想要的東西,我也就死心了,多年的相處打交道,我早就知道雙方的智商差距了。®. ® &reg

    “嗯,還算順利,如果能保持這個勢頭的話,最多半個月左右就能連接上了。”說到這個好消息時,阿卡拉也是笑逐顏開,開心的不得了。

    “比預料中花了更長時間呢,加起來已經過一個月了。”我卻貪心不足的低估道,明明當初法拉老頭和我說過順利的話花不了一個月時間。

    “那是因為出現了點問題,本來是不需要一個月時間的。”阿卡拉話鋒一轉,讓我迷糊起來了。

    “不是說一切順利嗎?怎麼又出現問題了。”

    “不是技術上的問題,是選擇方面的問題。”

    “阿卡拉奶奶,你這麼說都把我搞糊涂了,能不能說的更簡單一些?”喏,畢竟你也知道救世主的智商很殘念,對吧,體諒一下如何?

    “是關于選擇誰和哈洛加斯心髒連接的問題。”

    “誰?”

    “沒錯,我們有兩個選擇,第一世界的世界之石和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

    “原來如此。”我有些搞懂了︰“按道理來說應該是第一世界的世界之石比較合適把,現在呢?選擇好了嗎?”

    “當然了。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打算用第一世界的世界之石,可是這涉及到荷載量等許多因素,你也知道,第一世界的世界之石使用頻率要大過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許多。”

    “嗯,是這麼回事。所以現在選擇了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

    我點了點頭,這很容易理解,哪怕是以我的智商,第一世界到第二世界的冒險者,未必人人都能順利通關第二世界前往第三世界,應該說這個比率還不到一半。

    一方面是在歷練的過程中。總會出現犧牲,另外一方面,許多冒險者的天賦資質,並沒能支持他們突破到偽領域境界,前往第三世界的通行證不僅僅是要打敗巴爾分身。?ap;?  ?是否達到偽領域也是一項標準,這些冒險者因為天賦能力問題,注定沒辦法前往第三世界,只能另尋安排。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各種原因,總之這個比率能有三分之一,聯盟就該樂開懷了。

    這種情況下,第一世界的世界之石使用頻率。自然要遠遠大于第二世界,所以考慮到負載問題的話,選擇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進行連接。也的確是個道理,但我不相信只有這一個原因。

    “除此之外呢,還有其他原因嗎?”

    “嗯,還有其他考慮因素在內,甚至是包括一些預感和直覺,沒辦法和你很好的說明。”

    “沒關系沒關系。用哪個世界之石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影響,頂多是多做一輪世界之石傳送的問題。”我搖了搖頭。心里也隱約有些明白阿卡拉的諸多顧慮。

    “也就是說,現在已經正式決定用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進行連接。並且最多還有半個月時間就能順利連通地獄世界了嗎?”

    “正是如此,請耐心等待吧。”

    “我到是無所謂,只是還有這麼些天的時間,該考慮一下干些什麼好,在營地我也幫不上什麼忙,是不是該去趟第三世界呢?”

    “你不提,我也會建議你這麼做,雖然有來自各族的私下援軍,但別忘了我們冒險者聯盟才是主力,而這些主力,我覺得你最好自己去第三世界一趟,親自挑選,畢竟那里你也順利了,認識了不少人。”

    “說的也是,我心里已經有一點點腹案了,只是不知道拉斐爾大人舍不舍得?”想到要去第三世界挑選魔王軍,我就情不自禁的偷笑起來,這等于是挖拉斐爾的牆角啊,她樂意才怪呢。

    “呵呵呵,這可由不得她,放心吧,拉斐爾最多鬧鬧別扭,為難一下你,不會阻攔你這麼做的,她是個顧全大局的人。”身為拉斐爾的資深閨蜜的阿卡拉,笑著安慰道。

    “問題就是這個為難一下,你也知道拉斐爾大人作弄人的手段,可真讓人吃不消啊。”

    “那我可沒辦法了,你多多擔待吧,要有身為魔王的氣量。”

    “那我干脆把魔王讓給阿卡拉奶奶你做好了。”

    我翻了翻白眼,憑什麼,憑什麼呀,做了這個魔王,工作量一下就上去了,薪酬也沒加,不,應該說就從來沒有薪酬這玩意,任勞任怨不單止,現在還要讓我放寬氣量,我這是要做聖母的節奏嗎?

    跟阿卡拉抱怨了一番之後,我屁顛屁顛的跑回家,找女孩們尋求身心安慰去了,這麼混了一天後,終于想起還要去第三世界尋找油膩的師姐……哦不,是主力部隊。d.dd

    最近總覺得啊,去第三世界也是越來越隨意了,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因為主動又去了一趟地獄世界的關系,女孩們的神經似乎也變得強大了,不再像我第一次淪落地獄世界之後每次要去第三世界那樣,緊張兮兮,生怕我再被弄到地獄世界。

    按照琳婭的說法,吳大哥已經去了兩趟地獄世界了,就算再不小心落到那里,也應該知道回家的路了,而且現在地獄世界和第二世界的通道也快要被連通了,就更沒有擔心的必要。

    于是,我懷著幾分寂寞感,在女孩們的送別下幾經周轉,再次來到第三世界。

    剛踏入第三世界羅格營地。我沒有做多余的事情,徑直奔向拉斐爾的帳篷,打算打她一個出其不意,措手不及。

    豈料拉斐爾這只狡猾的狐狸動作更快,我剛到帳篷門口。就看到外面豎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地獄怪物與小小吳不得入內。

    好家伙,在她眼中,我已經和洪水猛獸一般的怪物等同起來了,至于嗎?至于嗎?

    我當然不會乖乖听話,講牌子一拔。扔得遠遠,然後掀開帳門進入里面。

    沒有看到拉斐爾的蹤影,到是又看到了第二塊牌子,上面寫著︰如果是小小吳來了的話,美麗優雅高貴偉大的歌舞雙姬百族公主殿下不在。

    “……”趕人還不忘自夸。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自戀精神。

    忽然,房間內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讓我豎起了耳朵,自然是又將牌子拔起扔掉,然後大步走向屋內。

    在腿毛仙人曾經窺視過的,擺著許多香料的房間里,拉斐爾正輕哼小曲,擺弄著她的壇壇罐罐,哪像聯盟長老。到像是在養老。

    忽然察覺到我的腳步聲,她驚訝的回過頭,和我的目光直直相對。如是呆愣了數秒後,她忽然做了一個讓我莫名其妙的動作,將手中壇子里的香料往白皙臉蛋上一抹,哪怕被濃重刺鼻的香料味嗆的直咳嗽也在所不惜。

    “咳咳咳,你是誰,怎麼能擅自闖入美麗動人的拉斐爾大人的屋內。順便一說,我是最近拉斐爾新聘請的照顧香料的佣人。你不認識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

    好吧,現在誰能教一教我。到底該從哪里吐槽比較好,我講吐槽帝的稱號讓給他。

    “是嗎?美麗動人的拉斐爾大人竟然不在家嗎?”想了想,我決定裝傻,裝模作樣的往里面望了幾眼,露出失望表情。

    “對對對,她現在不在家,外出去了,大概好一段時間才能回來,大概你來找她的時候,她肯定不在家。”听得美麗動人這個字眼,對方微微驕傲的挺起那完敗給孫女的胸膛,宛如神氣的百靈鳥一樣用悅耳聲音應道。

    “是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我沉思片刻,嘆了一口氣。

    “沒辦法好,沒辦法很好,乖乖的給我從哪里來,就回哪去吧。”小雞啄米般點著頭的拉斐爾的香料女佣,似乎已經不打算掩飾自己的身份了,用很是囂張的語氣催促道。

    “不,我說的沒辦法,是指沒辦法向拉斐爾大人先解釋清楚了,調遣令我已經從阿卡拉奶奶那獲得,拉斐爾大人既然不在,短時間內也沒辦法回來的話,直接繞過她行動也沒問題。”

    故作為難的嘆息一聲,我轉身欲走,忽然噗通一聲,緊接著後腳一沉,再也難以提腳離開。

    回過頭,只見拉斐爾臉上胡亂抹的香料已經嗦嗦掉落,而暴露出真面目的百族公主殿下,此時就像是鬧別扭的小孩子一樣,坐在地上,死死的將我一條腿抱住。

    “嗚嗚嗚,太過分了,阿卡拉太過分了,怎麼能這樣,我可是第三世界的負責人,怎麼能不經過我的同意就這麼做,你們都欺負我,我不做這個百族公主了!”

    不,你不做百族公主到是沒什麼關系,把節約下來的時間和精力花在第三世界負責人的工作上面吧,真的拜托了。

    拉斐爾似乎也察覺到了口誤,頓了頓,(假)哭的更大聲︰“我不做這個聯盟負責人了!”

    沒辦法,我只能重新轉過身,好言相勸︰“拉斐爾大人,阿卡拉奶奶才和我說你是個顧全大局的人,應該理解才對。”

    “不理解,我不理解,一點也不想理解。”

    用一雙和琳婭九分神似的濕潤可憐美目看著我,拉斐爾拿出了動之以情的招數︰“小小吳,我們是好朋友對吧?”

    “不,與其說是好朋友,倒不如說是關系更密切的親人。”我面露無奈,拉斐爾大人,您真還記得您的寶貝孫女是我的妻子嗎?

    “也就是說既是朋友,又是親人的雙重關系咯?”拉斐爾仿佛找到了盲點,露出姨媽大的一閃而過銳利目光。

    “竟然是如此親密的關系,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難道說不知道第三世界也缺人嗎?為了布防我可是已經焦頭爛額,你怎麼能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

    “但是不這麼做的話,地獄世界的據點就沒辦法建設下去啊。”

    “不是有各族的支援嗎?”

    “人數根本不夠,按照上衣決定,每族只派十名左右,湊起來也就六七十人,還不到百呢,你想想看,堂堂一介魔王,連一百個手下都沒有,這該有多丟人?”

    “反正小小吳就從來沒有過節操和威嚴這種東西,再說了小小吳丟人和我有什麼關系?”拉斐爾臉一撇,目光斜視的小聲嘟嚷道,正好被我听個正著。

    這家伙……這家伙……我好心和她解釋,講道理明事實,她卻擺出一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嘴臉,簡直過分。

    “既然這樣,那我去挑選人手也和拉斐爾大人沒有任何關系。”我生氣了,狠狠一擺腳,打算抽離。

    “等等,等等,小小吳,我是在開玩笑的,真是的,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開不起玩笑了,是因為當了魔王的關系嗎?”

    臉色一變,拉斐爾忽然露出明媚動人的笑容,顰笑之間風情萬種,成熟欲滴。

    忽然就露出高貴成熟的姿態,也是這百變公主的特技之一,但是拜托了,在這種形態下別再死抱著我的腿不放了可以嗎?

    “真的是開玩笑?”

    “當然是真的,我怎麼可能會不支持小小吳呢,我們是什麼關系,其實連名單都已經幫小小吳擬定好了,你看。”說著話,拉斐爾殷勤的把一張紙遞過來。

    我接過一看,一連串的名單,估計有二三十個,數量方面到是很點誠意,但都是一些不認識的人名。

    “這些人……是誰?怎麼一個都沒听說過?”

    我好歹在第三世界混了不少時間,不敢說和廣交好(酒)友的圖拉科夫相比,但是認識的人也不少了,忽然拿出這二三十個人,卻連一個都沒听說過,不覺得有些詭異嗎?

    “哦,都是近一年剛來到第三世界的新人,後面幾個更是十分優秀的鐵匠和石匠,我听說教廷山被糟蹋的不成樣子,特地找來了這些技術工匠,怎麼樣,用心良苦吧。”

    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