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八百九十四章 冒牌貨們所不懂的事實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呼,總算是擺脫了那群家伙,應該沒有暴露吧,應該沒有暴露才對,畢竟我的偽裝如此完美,根本毫無破綻。.d.dd      ”

    神秘斗篷男穿梭在人群之中,喃喃自語著,然後看了一眼手中的抽簽號數。

    一百名領域級參賽選手,意味著只有五十個左右的不同號數,他手中的簽上清晰刻著ぅ這個數字。

    “……”這是個連老天也要吐槽主角的悲慘世界啊……

    忘記問她的號數是多少了,應該不會那麼快遇上吧,老實說如果真遇上了,先不說舍不舍得出手,就算能放開一切戰斗,也未必是她的對手呀,那可是在號稱法師一族的赫拉迪克族里,也獲得天才魔法少女美譽的名副其實的級魔法天才,大概會被無數魔法轟殺至外焦里嫩吧。

    或許,還是去確認一下比較好?

    神秘斗篷男東張西望的看幾眼,忽然眼前一亮,找到了!

    但是沒走幾步,他的腳步就停了下來,再也沒辦法往前邁出一步。

    神秘斗篷女不止一個人,還有一個熟悉的家伙在她身邊。

    沒錯,就是那個區區人偶公主!

    神秘斗篷女似乎在被區區人偶公主教訓,時不時額頭遭受一記手刀,然後她捂著額頭,雖然整張臉被纏成了木乃伊一般,但是神秘斗篷男還是能夠在腦海里輕易清晰的勾勒出神秘斗篷女此時泛著淚光的可憐兮兮模樣。

    被教訓了呀,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你偷偷摸摸來參賽,讓別人擔心了呢?

    對面似乎察覺到了黑衣斗篷男的目光,抬起了頭。目光越過好友看過去。

    那一瞬間,黑衣斗篷男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深深的幽怨。

    怎……怎麼了?關我什麼事?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目光盯著我?我做錯了什麼?

    一臉懵逼加無辜的神秘斗篷男呆立當場。?ap;?  ?

    “我說蒂亞,你在看哪里。到底有沒有在听我說話!”神秘斗篷女也就是蒂亞,在怨念的瞧向遠處某人的時候,再次遭受到了手刀傷害,她捂著額頭出悲鳴。

    “你看看你,堂堂的赫拉迪克公主打扮成這樣。不是變得和猴子一樣沒有品位了嗎?”

    神秘斗篷男︰“……”

    “還有,雖說我去找你的時候你恰好來了營地,擦肩而過這種事不能算你的錯,就算我在西部王國的沙漠里辛辛苦苦找了好幾天也不是你的錯!”

    “娜娜,我怎麼感覺你好像口不對心啊。”蒂亞弱弱的舉手言。

    “真!的!不!是!你!的!錯!”

    “嗚嗚嗚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所以別再敲我的額頭了,會變笨的。”

    “變笨了正好,和那只笨蛋猴子更像是天生一對了。”

    “誒嘿嘿,真的是這樣嗎?那多敲幾下吧。”

    娜娜公主︰“……”

    神秘斗篷男︰“……”

    “所以說。為什麼知道我從西部王國里回來了也不來找我,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嘖,真讓人難以想象,這傲嬌嘴硬到死的人偶公主,竟然也會從嘴里蹦出擔心你這種字眼。

    “嗯,是誰?”娜娜公主一個忽然的回馬槍,盯了身後的人群數秒後,才疑神疑鬼的將頭轉回去。

    好險好險,幸好躲得快,否則就要被現了。只不過是在心里說她幾句壞話,就被感應到了,赫拉迪克族的那群魔法怪人到底給這人偶公主安裝了什麼樣的可怕機能啊!

    “能好好解釋嗎?”娜娜公主繼續向自己的好姬友難問責。

    “我……我……我錯了還不行麼。”蒂亞縮著脖子,唯唯諾諾的低下頭。她心里也委屈呀。

    報名參加領域級比賽,是她早就決定好了的事情,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拖到現在還沒有出前往教廷山,她想通過這次比賽,拿出更加有力的證據向丈夫證明自己的實力。?ap;?  ?

    因為赫拉迪克族公主的光環有些耀眼,蒂亞便稍作了掩飾。穿上了一襲寬大的,看起來像是男性的黑色斗篷前去報名毫無疑問這是某德魯伊的原味斗篷,然後,在登記處那里生爆炸性的相遇。

    蒂亞也無法理解那時候的自己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麼,總之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將整個腦袋都蒙住了,打扮的猶如木乃伊。

    然後,就如同是撒了一次謊,必須用更多的謊言去彌補那樣,蒂亞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甚至知道了自己的好姬友就在營地,也沒辦法壯起膽子去找。

    已經用偽裝騙了凡凡,暫時沒辦法面對他了。

    ,當然,她並不知道她的好姬友已經在沙漠里找了她好幾天,心里很慌不安,否則以蒂亞的善良,就算再怎麼難為情也會立刻現身,讓娜娜公主安心下來。

    梳理清楚這一切之後的娜娜公主,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你呀,就是和那笨蛋猴子在一起多了,連帶著腦子也變笨了。”

    “誒嘿嘿,娜娜你不生我的氣了?”

    “誰說的,我還很生氣,哼,今天不打算原諒你。”

    “真拿娜娜沒辦法,那麼,作為贖罪,我……咦?”蒂亞探頭一看,剛才還在視線之中的神秘斗篷男已經跑的飛快,消失不見了。

    原本她還打算把對方出賣了,誰讓他剛才也把自己出賣了,就算是無意的也不能原諒。

    “怎麼了?”

    “不,沒什麼,娜娜你就看好了吧,我可是瞄準這次的領域組第一名來的。”

    “以你現在的實力,拿第一的可能性的確很大,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世界那麼大,總會有那麼幾個深藏不露的強者。”

    “安心安心。每一場比賽我都會全力以赴的。”

    你這麼一說我到是替你的對手捏把汗了,抽到多少號來著?”

    “是三十六號。”

    “比較靠後的號數,今天不知道能不能上擂台,總之我們先去看看現在進行著的比賽。說不定里面的獲勝者就是以後你要面對的對手了,得知己知彼才行。”

    娜娜公主嘴上說著還生氣,言行舉止卻已經將她口嫌體正直的屬性給暴露出來了。

    再來看看黑衣斗篷男,好不容易躲開蒂亞的制裁,他又遇上了麻煩。

    一名精靈少女。牢牢跟在了他身後。

    神秘斗篷男︰“……”

    大步的走。

    尤麗葉︰“……”

    大步的走。

    神秘斗篷男︰“……”

    小步的走。

    尤麗葉︰“……”

    小步的走。

    神秘斗篷男停下了腳步。

    尤麗葉停下了腳步。

    神秘斗篷男忽然往前沖!

    尤麗葉忽然往前沖!

    沒辦法擺脫,完全沒辦法擺脫啊!最後,神秘斗篷男徹底放棄的otz跪倒在地,淚流滿面。

    說到底,區區一介領域級別的弱渣,又怎麼能擺脫得了尤麗葉這樣的世界之力強者,哪怕她只是個迷糊軟妹子。

    沒辦法,在比賽開始之前只能想辦法面對了。

    神秘斗篷男輕咳數聲,回過頭,目光炯炯的盯著尤麗葉。希望能通過自己堅定的眼神將意思傳達過去,讓尤麗葉知難而退,回到朋友身邊。

    尤麗葉眨了眨眼,頭一歪,那綻放著天真純潔的目光,仿佛磁鐵一樣牢牢吸附著對面投過來的目光,並回以最是讓人心動的柔軟笑容。

    一秒、兩秒……數秒過後,神秘斗篷男敗陣下來,再次otz。

    不行,意思沒辦法傳達到。而且反被尤麗葉的萌必殺給反殺了!

    既然如此,只能用語言溝通了,雖然神秘斗篷男對此並不抱太大希望,尤麗葉的單核單線程往往會導致話題轉到奇怪的方向。

    “尤麗葉……”

    “是的。尤麗葉在。”

    “咳咳,怎麼說好呢,現在,不是玩的時候。”神秘斗篷男努力用最簡單的語言表達著。

    “不是……玩?”

    “沒錯,不是玩的時候,你理解嗎?”

    “也就是說……認真的?”

    “嗯。認真的。”

    “尤麗葉,懂了。”尤麗葉深呼吸一口氣,神色竟然漸漸變得認真起來,雖然不知道她懂了什麼,但是神秘斗篷男憑借豐富的經驗感覺到,她一定已經理解錯了自己的意思,甚至乎完全曲解了。

    “那麼,尤麗葉要上了。”

    “哦……哦哦?要上了?等等……”

    尤麗葉向前邁出一大步,雙方的距離瞬間縮短了,從她身上散出的莫名氣勢將神秘斗篷男震的一愣一愣,竟然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然後,只見尤麗葉主動握住對方的雙手,抬起頭,露出宛若新婚妻子般的賢惠笑容,那一瞬間,方圓數百米的男性心髒都猛烈一跳,被尤麗葉散出的光彩完全吸引,迷住了。

    “請和尤麗葉,結婚吧。”

    “……”

    “…………”

    “………………”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不僅是神秘斗篷男,所有人都爆炸了!

    好不容易將尤麗葉悄悄送了回去,神秘斗篷男松了一口大氣,情不自禁的彎下腰,垂著頭,步伐搖搖晃晃,宛若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斗。

    “咦,奇怪了。”黃段子侍女左手牽著小黑炭,右手牽著忽然失蹤忽然又出現的尤麗葉,忽然現了什麼。

    “周圍的怪人好像變多了。”

    “的確……”惡龍蕾娜她們也察覺到了。

    黑色斗篷打扮的奇怪家伙,仿佛分裂生殖般迅增多,這些奇怪家伙都眼巴巴的看著尤麗葉,假裝路過,右手緊攥一枚戒指,仿佛在期盼著什麼。

    然而,尤麗葉的目光從未在他們身上停留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