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二十六章 勝負論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空間裂縫里,大家還在討論著剛才的事件,對于某德魯伊自曝身份護送蒂亞晉級的舉動,都表示了贊許和滿意,當然也有不按套路走的,就比如說卡洛斯和西雅圖克這對,討論的卻是剛才那場戰斗如果認真起來,到底誰輸誰贏。apd.dd

    卡洛斯也就罷了,他已經有了妻子女兒人生已經圓滿,西雅圖克老是滿腦子戰斗模式,就不怕一輩子打光棍麼?

    比如說學習學習某德魯伊無形撩妹最為致命的技巧。

    如果剛才那場戰斗兩人都認真打起來,毫無保留全力以赴,到底誰會贏,或者說贏的可能性最大,大師兄和二師兄就這個問題生了分歧,聲音一吵開,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不少人也加入其中探討起來。

    “我認為蒂亞贏的可能性比較大,她今天的魔法太溫柔了,平時絕對不是這樣。”

    身為好姬友,娜娜公主自然是要支持蒂亞,不過也沒把話說死,比如說斷定蒂亞一定會贏,區區猴子什麼的根本就不是對手,這說明她還是講幾分客觀道理,當然,這是在某德魯伊不在場的情況下,要是他在的話娜娜公主可就不會那麼說了,畢竟是某人嘴里的傲嬌毒舌人偶公主。

    “但是,吳師弟的魔法也一樣欠缺幾分敵意,不是嗎?”卡洛斯搖搖頭,表示這個理由並不夠充分。

    “說到底,兩人雖然在最後認真起來了,並沒有留手,但是那一招招缺乏將對手打倒的氣勢的魔法,更像是在認真的表演。®. ® &reg而不是認真的戰斗。”

    身經百戰的薩綺麗一言直指核心,讓大家連連點頭,非常贊同。

    的確,光從這個角度看是沒辦法斷定兩個人哪個勝算更大一些。

    “蒂亞對魔法的理解和操縱。以及施展的技巧威力,毫無疑問都要過那壞蛋,而那壞蛋除了元素系以外沒辦法施展其他技能,從這個角度對比,蒂亞的實力無疑要更強。”小狐狸搖著尾巴蹦出一句話。大家以為她在傲嬌的時候,卻是話鋒一轉。

    “但是,那壞蛋無論是魔力,精神力,還是體力,都要強過蒂亞,這一點也是不爭的事實。”

    “你的意思是說,這場戰斗的勝負關鍵在于蒂亞能不能憑借著更勝一籌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打敗吳師弟,是這樣麼?如果不能。陷入了持久戰當中,吳師弟的勝算就大了。”

    “剛才那場戰斗的結果不正好證實了這一點嗎?蒂亞已經沒有力氣了,那壞蛋卻還活蹦亂跳,要不是他自曝身份認輸的話,無論是裁判還是觀眾,都不會認可他是輸的一方。”

    小狐狸驕傲的點點頭,下定結論,漂亮的狐狸尾巴高頻擺動,透露出一股萌萌可愛的得意勁,讓熟悉她的人不由的抿嘴偷笑。

    拐彎抹角的最後還不就是想夸某人。這只傲嬌天狐呀,沒治了。

    “大家聚到一起在聊什麼呢?”這時候,我公主抱著有些小害羞的蒂亞回到了空間裂縫,見大家湊到一塊似乎在討論著什麼話題。于是好奇問道。

    “喲,吳師弟你回來的正好,我們正在說你們兩個呢。”西雅圖克不顧我和蒂亞的恩恩愛愛氣氛,大咧咧直接就把話給挑明了。ap;

    “我們怎麼了,難道說是被我今天的機智給鎮住了嗎?”我一听,頓時得意了。哥偶爾也是有急智的嘛,你看這峰回路轉的一招用得多好,這撩妹……不,是撩妻技巧,簡直神了。

    “想的到美,我們是在討論你和蒂亞兩個,假如認真打起來誰贏的可能性比較大。”小狐狸看不過去,酸溜溜的駁了一句。

    “我們兩個?認真起來?”我和蒂亞面面相覷,最後不約而同的笑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們怎麼可能認真把對方當做對手打起來。”

    “知道你們情深意切,所以才說這是個假設。”

    “假設的話……抱歉,我還是沒辦法想象我和蒂亞一本正經拼命戰斗的情景,請容我回避這個問題。”

    “附議。”懷里的小丫頭也舉了小手,我說你是不是可以下來了,還是說要等到我松手?

    “是嗎?可以把你這句話當做是認慫的表現嗎?知道贏不了蒂亞怕丟了面子所以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本子娜使用了激將法。

    “啊啊,就當做是這樣吧。”某德魯伊罷了罷手,表示你還是太嫩了。

    “才不是這樣呢,要是認真起來的話凡凡肯定贏。”

    我無所謂,蒂亞卻不樂意了,看了本子娜一眼,她正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原來如此,這一記激將法不是沖著我,而是沖著蒂亞而去的,真是個心機人偶。

    “在猴子只能使用元素系技能的情況下,蒂亞你的魔法無論是技巧,控制,還是威力都要過他,我想不明白他有什麼理由能贏。”從蒂亞這邊打開缺口的本子娜乘勝追擊。

    “是這樣沒錯,但是凡凡的持續作戰能力比我更強啊,體力姑且不說,連法力和精神力都比我這個法師還強,這一點可真叫人有點受打擊。”蒂亞說著這種話,臉上卻是驕傲之色,與有榮焉。

    “這一點剛才我們也討論過了,只要你憑借更強大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打敗他不就得了?”里肯漢斯他們也紛紛提問,實力和眼界不夠,他們的內心存著更多的疑問。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們也不想一想凡凡平時都是在和什麼樣的敵人戰斗,以他的眼界和經驗,再加上度防御之類的,綜合起來,想在短時間內打敗凡凡簡直是開玩笑。”

    蒂亞連連搖手,又補充道︰“而且你們別忘了,凡凡除了元素系技能以外近戰能力也十分強大,真正打起來的話,被近身可就危險了。”

    “對呀,怎麼忘了凡老大還有一身不俗的近戰能力。”老馬他們拍著額頭,恍然大悟。

    “那麼說來,如果認真打的話,的確是凡老大的勝算更大咯?”

    “你們別听蒂亞的。”我忍不下去了,雖然被蒂亞夸很開心,但是也要尊重客觀事實呀,你們都沒听出來蒂亞是在謙虛嗎?

    “吳師弟,你身為親歷者,眼界也比蒂亞高更多,心里應該最清楚才對,就把答案告訴我們吧。”就連一向性格寡淡,不好八卦的大師兄,此時也是充滿了好奇心。

    “你們啊,爭論這種事有意義嗎?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蒂亞永遠都不可能認真打起來……算了,看來不告訴你們,你們是不會死心了。”

    見一個個好奇寶寶把我圍住,我嘆了口氣,道︰“如果是在野外,不限場地,我想我的勝率的確會大一點,但如果是剛才那樣的擂台戰,我認為,只要蒂亞想,她應該有很多種辦法把我逼到角落然後實施慘無人道的魔法轟炸,想打持久戰根本沒戲。”

    沒錯,雖然領域級比賽的擂台已經設置的足夠大,但是在法師——尤其是蒂亞這種天才魔法少女面前,只要有邊界,她就能讓你體會到在炸逼面前什麼經驗和眼界都是浮雲,唯有地圖炮至高無上。

    “我到是忽略了這一點,看來的確是小弟的眼光比較獨到。”經我這麼一說,大家也都露出了然目光。

    “沒那回事,只不過是身為親歷者看的更明白一些罷了,這個話題可以到此為止了嗎?”我不想再討論這種令人不愉快的假設,哪怕是假設也好,我和蒂亞也絕對不會敵對戰斗,討論這種毫無意義的話題你們也是夠閑得慌。

    還有蒂亞,你想讓我公主抱到什麼時候?快下來,快快,你沒見黃段子侍女和小狐狸這幾個醋壇子都快爆炸了麼。

    對了,還有另外一件事。

    “抱歉,阿卡拉奶奶,凱恩爺爺,還有萊娜,因為我的任性給你們添麻煩了。”

    利用自己在第三世界兼職登記員的身份,擅自給自己報了名,先算是以權謀私,再有一個以自己的身份去參加領域級的比賽並不合適,甚至後果嚴重點會讓聯盟蒙羞,又是一個不顧大局,最後害得一路和我戰斗過的選手,因為自己的任性舉動而落敗,無緣小組賽或是四強席位,更是不可原諒。

    雖然道歉並不能解決問題,但還是得向為這次比武大會勞心勞力的她們說一聲對不起。

    “算了,算了,這不是沒有造成壞的影響嗎?我就當做沒生吧。”阿卡拉無所謂的罷了罷手,笑的很慈祥。

    也就是說如果我沒有處理好,讓聯盟蒙羞的話,就不能當做沒生麼?我心里小小的擦了一把冷汗,以無辜的眼神看向萊娜。

    “哥哥,過來。”我這寶貝妹妹努力擺出一張威嚴且生氣的面孔,對我招了招手,我老老實實的走過去,蹲在她面前,然後,只見萊娜高高舉起縴弱的小手,嘿一聲,一記手刀親昵的落到我額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