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六章 雙倍梨神附體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回答我的是“嗶”一聲,回過頭,是玻璃柱容器出的聲音,以及某個法師出的一聲“終于調整好了,這次同步率和機能挖掘率肯定會更高”這樣的興奮聲音。?ap;?  ?

    然後,玻璃容器一陣氣體噴放的嘶嘶聲,再鏘一聲,打開了。

    漂浮在里面,露著一張嫻靜甜美睡容的本子娜,毫無瑕疵的玉足腳尖緩緩著地,那雙似刷子一樣修長的睫毛,啵一下,帶著半睡半醒的朦朧飄渺感,睜開了。

    正好和我面面相覷,那雙栗色的濕潤眸子投來目光,直直對上。

    就像喝了一碗提神湯,從朦朧迅變得清晰,從平靜恬淡,迅變得驚濤駭浪。

    “終于完成調整了,累死了。”這時候,一個個法師伸著懶腰,似乎通宵了一整晚,打著哈欠從我身邊露出,不忘露出和善目光。

    “原來是親王殿下來了。”

    “是擔心娜娜公主殿下的身體嗎?”

    “沒關系,已經再次調整好了,幸不辱命,機能變得更加強大了。”

    “真想活到能看見娜娜公主殿下將自身的能力揮到極限,到底會是什麼樣啊,怕是不會輸給親王殿下您吧。”

    在我呆若木雞的表情中,女法師們挨個經過,很快就差不多走光了。

    我理解,我理解這些人處于狂熱的研究狀態,並沒有意識到現在這一幕有多可怕,或許在研究狀態中,她們的性別意識已經變得十分淡薄,甚至消失了。

    然後,我很希望被研究的本子娜也是如此,然而看她現在露出的眼神,好像有點不大可能。

    默默地用一雙手臂將重要部位護住,她從容器里走下來,熟練找到疊在一旁的衣物,頓了頓,再次轉過頭,盯著我,一聲不吭的盯著我。

    別,好嚇人,你到是說句話呀!

    “你到是機靈點,把頭給我轉開呀,還想看到什麼時候!”惡龍蕾娜一聲嬌叱,硬生生把我的臉轉到了後面。®. ® &reg

    差點脖子都被扭斷了,你到是溫柔點呀,喊那麼大聲做什麼,本子娜都還沒生氣,你到反而先生氣上了,就算是好姬友也不必如此著急吧。

    “這……我還是出去吧,出去。”被惡龍蕾娜強行固定著臉,生怕我會忽然回過頭去偷窺,我想要變得更加機靈一點,便訕訕笑道。

    “不行,想開溜,門都沒有。”對面離得很近的凶巴巴俏臉,這般開口道,嘖,被看破了麼,這惡龍蕾娜到底是什麼來頭?每一次都能識破我的想法,巨龍一族會讀心術嗎?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的穿衣聲,我剛耳朵一豎,眼前的俏臉更凶幾分,在臉上扶正的小手一挪,連我的耳朵也遮擋起來。

    “不許听!你這色狼德魯伊。”

    “說的好像是我一個人的錯,你當時為什麼不阻止我進來?”

    “我……我也是第一次見,不知道會是這種情況啊,雖然當時猜測到了這種可能性,但是你這家伙已經蹭蹭的跑進來了。”

    “我也不知道會是這種情況啊,為什麼只變成我一個人的錯了?”我瞪大眼楮。

    “因為你是男的。”

    “……”

    她說的如此有理,我竟然無言以對。

    “這種時候只要變身聖月賢狼就能蒙混過關了對吧。”

    “……”

    蕾奧娜也忽然覺得……好像是能試一試?

    這時候,身後傳來腳步聲,惡龍蕾娜用力扳著自己兩邊臉頰的小手也放開了。

    回過頭,見本子娜果然已經穿上了那身萬年不變的白色衣裳,臉色平靜的向這邊走過來,正因為表情太過平靜所以好恐怖,我寧願她拔劍沖上來。

    “听我解釋,這其實是個意外。ap;”我連忙辯解道︰“我不知道是這種實驗,要脫光光的,不,倒不如說在蕾娜帶我來到這里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是在調整身體,還以為你是跑哪里混去了。”

    瞪了我一眼,惡龍蕾娜到是沒有為自己辯解︰“娜娜,我也有錯,想著好好吊一下這笨蛋德魯伊的胃口,就沒有告訴她你的情況。”

    對著惡龍蕾娜寬慰的輕笑了笑,搖搖頭示意無礙,再次向我這邊看過來,又變得平靜無比,平靜到恐怖︰“我知道了,這的確是個意外,量你也沒這個膽。”

    臥槽,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本子娜嗎?竟然如此好說話,相比之下被說是沒有膽也就不疼不癢了,我是沒膽,尤其是在這方面。

    “但是,雖說是意外,被看光也是事實,我這個虧也不能白吃對吧。”

    “好說,好說。”我差點作死的脫口說出要不我也給你看光好了這樣的話,急中生智好歹是剎住了車,大腦高一轉,狠狠心,橫豎應該是免不了了,干脆光棍點吧。

    “要不這樣,你隨便揍,我認了。”

    嗯?有殺氣!

    我背後忽然一寒,連忙調頭看向惡龍蕾娜,現她正咬牙切齒的看著我,仿佛有花解不開的深仇大恨。

    這是怎麼了,我這句話哪里刺激到她了?

    殊不知蕾奧娜心里恨呀,當初在庫拉斯特森林的湖畔中,她也被這可惡的德魯伊看光了,卻是得到截然不同的反應,他竟然無恥的跑路了。

    為什麼,為什麼當初不能像現在這樣光棍一點,區別待遇嗎?

    不過沒辦法,她現在的身份沒有暴露,縱使有一千一萬的怨念,也沒辦法泄出來,只能以其他方式報復。

    “娜娜,要狠狠揍這色狼德魯伊的話,我也可以幫忙哦。”

    你就別添亂了你!

    “不急,要是這猴子還活著的話,再給你出氣也不遲。”說著,本子娜緩緩拔出了劍。

    “等等,說好痛揍一頓,為何拔劍?”

    “請好好負起責任,然後,去死吧。”無視我的抗議,劍光一閃,已經化作無數星芒刺來。

    不過,見本子娜終于表露出了正常的情緒,我心里到也松了口氣,最怕她一直面無表情,根本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麼。

    面對漫天的劍光,身體下意識動了。

    “你不講規矩,就別怪我收回前言了,怎麼可能乖乖站著不動讓你刺,真的會鬧出人命的!”

    “所以說你去死就好了。”

    “我死了蒂亞她們該怎麼辦?”

    “大不了我就以命償命。”

    “等等,這不等于是我死了後還得和你打交道?別這樣,我們還是好好活著吧。”

    “   攏 妥旎 嗟暮鎰尤Я廊Я潰 br />
    “愚蠢,你的招數早就已經被我看透了,看我專門克制你而苦練出來的反復橫跳!怎麼樣怎麼樣,打不到吧,根本刺不到我對吧,哈哈哈哈哈。”

    一個不小心就得意忘形起來了,不過,現在還是讓我稍微得意一下吧,老是被本子娜的細劍教做人,我已經摸索出了一套特別的躲閃方式,一切盡在預料之中。

    預料……之中……

    嗡一聲,本子娜的劍光度加快了,這不可能!她的實力我早就摸透了,不可能那麼快的!

    腦海中忽然想起了剛才女法師們說的那些話。

    沒關系,已經再次調整好了,幸不辱命,機能變得更加強大了。

    啊,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

    眼角含淚,下一刻,我被滿屏的天馬流星拳特效劍光覆蓋,身體橫飛出去。

    咦,不好!

    完全忘了這里可是精密的實驗室,被本子娜擊飛的身體竟然直奔那些看起來就很不得了的精密實驗儀器撞過去,這里面就包括了那台玻璃柱容器。

    壞事,現在想調整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半空的身體被倉促地狠狠撞了一下,然後,身體和被撞的物體滾在一起,半空折了個方向,朝著空地雙雙摔倒下去。

    是什麼?

    被接連撞了個頭暈腦脹,我連連呼疼,身體被什麼東西給壓著,尤其是臉頰,更是被軟軟的事物捂住,呼吸都困難。

    下意識睜開眼,白花花的一片,隱約能看到一道雪白的溝,以及令人窒息的撲鼻幽香。

    這……

    我大腦空白了一下,直接以及經驗告訴我,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洗面奶?

    “啊啊啊!!!”

    也就那麼一兩秒中,身上傳來熟悉的尖叫,然後砰一聲,我的身體又遭受猛烈攻擊,飛了起來。

    好吧,看來剛才的確是遭遇到了傳說中的洗面奶,沒想到我也有梨神附體的一天。

    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

    再次被擊飛的身體,好像又撞到了誰,落在地上滾啊滾,在慣性作用下,自己神奇的保持著兩手撐地的坐姿停下。

    咦,兩手……撐地?

    下意識捏了捏,這地面……似乎十分照顧自己,不僅凸起兩團支點,讓自己的雙手剛好一握,而且還格外的柔軟q彈。

    低頭一看,目光和惡龍蕾娜羞憤的眼神對上,簡而言之,我現在有點搞清楚情況了,就說屁股下方怎麼會那麼軟,原來是騎在她的腰上呀,那麼兩手支撐著的自然是……

    嗯,龍騎士夢想,竟然意外的在這種情況下達成,我該高興嗎?還有,原來今天是雙倍梨神附體呀,灑家這輩子值了。

    之後,被惡龍蕾娜和本子娜聯手暴揍,被逼許諾欠下無數條件,已經成了讓我不想回憶起來了痛苦經歷。

    “所以說,我們要立刻趕回教廷山,試一試這根骸骨巨龍智障,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

    旅館客房里,鼻青臉腫的我喋喋不休的向本子娜和惡龍蕾娜介紹著手中的玉制法杖,好像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