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八章 燙手山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帶著骸骨巨龍之杖屁顛屁顛來到阿卡拉的小黑屋,正好凱恩也在,我一樂,神秘兮兮的將手杖拿出來,準備看兩位老人的驚喜之色。 ap;  ?ap;?  ?

    這可是一名極限之境的助力呀,像烏瑞克那樣的守護者,可以說是聯盟最頂尖的強者了,也不過是圓滿之境,距離極限之境還有一步之遙,我認識的人里,也只有腿毛仙人一人可能達到了極限之境。

    可想而知,一心為聯盟付出的阿卡拉,得知有了骸骨巨龍這個助力後,怕是沉穩如她,也要樂瘋。

    確實,當阿卡拉和凱恩看到骸骨巨龍之杖,听到我表述的可能性以後,是露出了高興笑容,不過卻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喜悅。

    怎麼回事,難道說兩人計劃著退休了,連對聯盟的熱情都消退了許多?

    憋不住心里的疑問,我直接開口︰“阿卡拉奶奶,凱恩爺爺,你們好像不是那麼高興的樣子?”

    “要不然,你以為我們該怎麼樣才能算高興?”阿卡拉笑呵著,渾濁的眼楮微微眯起。

    “這個嘛,至少激動的原地轉個幾圈,高呼聯盟終于有救了這樣。”我想了想,說出心里的預期。

    “你呀,說的好像沒了這根法杖,聯盟就沒救了似的,虧還是救世主呢。”凱恩用拐杖指著我,哭笑不得道。

    “是是是,我覺悟還不夠,快點告訴我,為什麼,這可是極限之境的強者呀,連我都可以吊打的存在,要是把它給拐回來,說不定救世主的稱呼就落到它頭上了。”

    “親愛的吳,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你以為實力最強就能當救世主嗎?這麼說的話,我們早該把救世主的頭餃交給加侖大人了。”

    果然,在阿卡拉心目中,腿毛仙人應該是聯盟數一數二的強者麼?

    “別著急,听我慢慢解釋,我可不想再從你口中听到什麼混話了。”凱恩捋了捋白胡子,慈藹的眼神漸漸變得嚴肅而銳利。

    “先,你太過樂觀了,這把法杖的名字雖然叫骸骨巨龍之杖,也的確是有一個叫唯一亡靈支配的屬性,但是,光就這兩點,並不能保證它一定能夠支配骸骨巨龍。”

    “我到是覺得情況已經很明朗了,你們不知道,當初紅白公主把這根法杖從骸骨之地拿回來的時候,那頭骸骨巨龍有多著急,直接就殺到地獄山跟我干了一架。?ap;?  ?”

    “好吧,好吧,這麼一說也有七八分可能性了,就當做它的確可以支配那頭骸骨巨龍吧。”阿卡拉一頓,接著說道。

    “但是,親愛的吳,法杖可以支配骸骨巨龍,和我們可以使用法杖支配骸骨巨龍,這兩者可是完全不同的喲,你可不能搞混了。”

    “為什麼?”我傻了眼,既然法杖可以支配骸骨巨龍,為什麼我們就不能用法杖去支配骸骨巨龍,這話都把我繞暈了。

    “這根法杖上面,並沒有限定條件的屬性。”凱恩又仔細觀察了骸骨巨龍之杖數眼,出贊嘆。

    “正因為這樣,結果反而更不可捉摸,要是限定了條件,比如說使用者的身份職業,或者是屬性實力必須達到某一程度,方可使用,如此反而讓人稍稍安心。”

    “沒錯,舉個例子。”阿卡拉也在一旁輕輕點頭︰“如果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子得到它,難道也能憑借手杖支配骸骨巨龍?”

    “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了。”在阿卡拉和凱恩的輪流解釋下,我如同被潑了一盆冰水,熱的大腦漸漸冷卻下來,開始以更加冷靜的形態重新評估眼前的法杖的價值。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付出,以及擁有駕馭這種事物相對應的能力,親愛的吳,從來沒有過一個凡人可以在一夜之間變為強者,從來沒有,你必須謹記這一點。”

    “是……是的。”接二連三的冷水,讓我變得沮喪起來。

    “打擊的話說到這里也就夠了,雖說想要支配骸骨巨龍絕對不會那麼容易,但也不代表一點機會都沒有。”見我一副從天堂掉到地獄的蒼白表情,凱恩和藹笑著,不失時機的奶了一口,給我重新回血。

    “對對對,只要好好琢磨,機會還是有的,畢竟上天已經給我們送來了這把鑰匙,我們要做的就是如何找到這扇門。”

    听兩人這麼一說,我重新找回了一點信心︰“說的沒錯,但是我看你們怎麼還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有嗎?看來人老了,連掩飾的功夫都落下了。”凱恩摸了摸老臉,對自己的演技退步表示痛心疾。

    “好了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親愛的吳,你知道這根法杖意味著什麼嗎?”阿卡拉一笑過後,臉色就見得嚴峻起來,劇烈突變的畫風讓我一時難以接受。

    “意……意味著什麼?”

    “換個問法,你對骸骨巨龍有什麼看法,我的意思是說,你覺得它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這還用問嗎?那家伙就是一亡靈骨龍呀。®. ® &reg”我皺眉一想,阿卡拉不可能問這麼簡單的問題,她想要從我口中听到什麼樣的答案呢,比如說骸骨巨龍的特征之類?

    要說骸骨巨龍最大的特征的話……

    “對了,這家伙還會變形,雖然外表長著一頭巨龍模樣,但是據惡……咳咳,據蕾娜說,它身上根本沒有一塊骨頭是龍骨,只不過是用各種骸骨強行拼湊起來的雜交品種。”

    見阿卡拉微微點頭,我就知道自己說到點子上了,連忙問,這有什麼問題嗎?

    “吳,你剛才提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字眼,強行拼湊,也就是說,它是被誰拼湊起來的,應該可以這麼解釋吧。”

    “你的意思是說……”我啞然失聲,隱約明白阿卡拉想說什麼了。

    “沒錯,原本只是懷疑,現在,有了這根法杖作為更加有力的證據,已經基本可以肯定,骸骨巨龍是被拼湊出來,更準確的說法,它是被制造出來的。”

    “不可能,它可是極限強者!”我不斷搖頭,無論是理智還是感情,都無法接受這種事,被制造出來的東西實力就已經強過我了,這算什麼?

    “吳,冷靜點,或許骸骨巨龍剛剛被制造出來的時候,並沒有那麼強,後面經過一系列的異變進化,才導致了現在的模樣和實力。”

    “沒錯沒錯,我也是這麼想的。”

    “而且,想要制造如此強大的骸骨巨龍,可不光是拿一些骸骨拼湊起來,其中必定要使用到重要的素材,比如說……一頭巨龍的靈魂。”

    “沒錯沒錯,惡龍蕾娜的確是說過,雖然骸骨巨龍身上沒有一塊骨頭是龍骨,但是靈魂波動卻有些類似巨龍,但又不完全是!”我佩服死阿卡拉了,從這麼粗陋的情報里,就可以猜測到準確信息。

    “好了,現在我們獲得了兩個好消息,先,被制造出來的骸骨巨龍一開始並沒有那麼強,而且想制造出這樣一頭骸骨巨龍也並不簡單,甚至可以說是獨一無二。”阿卡拉最後做了總結。

    “但是,不好的消息同樣有兩個。”化身潑冷水專業戶的凱恩,冷不防開口。

    “先,被制造出來的骸骨巨龍能夠到達現在這種程度,意味著它具備成長性,也就是會說,它的制作者制造的其他作品,說不定也擁有這種能力,可以不斷自我提升。”

    “其次。”凱恩艱難的潤了潤嘴唇︰“雖然根據我們的推測判斷,想要制造出類似骸骨巨龍的存在,難度很大,素材極為珍貴,但並不代表完全不可能,即便找不到第二頭巨龍的靈魂,那天使的靈魂呢?其他強大生物的靈魂,或許可以用來代替。”

    听到凱恩這麼說,我心里拔涼拔涼,下意識就想到了剛剛到達第三世界時所遭遇的強敵骷髏將軍,也就是小幽靈的父親,似乎和骸骨巨龍有相似之處。

    “所以說,想到這些東西,就算最終能得到那頭骸骨巨龍,我們也高興不起來呀。”阿卡拉附和著凱恩的話語,苦笑著,對著窗口的天空,懇求祈禱,喃喃自語。

    “我們要面對的,到底是多麼可怕的敵人呀。”

    “現在才悲觀不嫌太遲了嗎?我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並且有了新的希望,不會再有比這更好的局面了。”凱恩拍了拍阿卡拉的肩膀,神色堅定。

    “當然了,我可從來沒有放棄過,當初剛剛接手過大長老之位,百廢待興的時候,尚且沒有放棄,更何況是現在。”阿卡拉的神色也很快平靜下來,拍了拍凱恩的手背,示意無礙。

    這兩位老人互相扶持,率領聯盟磕磕踫踫的走到現在這一步,深知其中艱難的我不禁眼角酸楚,感動又感激,她們為聯盟付出的實在太多了。

    “好了好了,可沒時間傷感了,再來說說這根法杖吧。”凱恩再次打量手中的骸骨巨龍之杖。

    “我想這根法杖,應該是制造骸骨巨龍的家伙,為了方便控制它的寵物而打造出來的控制器,這一點應該沒有疑問吧。”

    我點了點頭,既然肯定了骸骨巨龍是被人為制造出來的,那麼這根法杖的來歷也無須再質疑了。

    “問題來了,為什麼它會出現在骸骨巨龍的地盤,而不是在它的主人手中呢?”凱恩忽然對我問了一句。

    “這……難道說是骸骨巨龍逆襲,把操縱它的主人給干掉了?”我脫口而出,隨即哂笑搖頭,自己先把自己的話給否決了。

    因為這根法杖的主人,骸骨巨龍的主人,幾乎已經可以肯定了,它可不是會被輕易逆襲的家伙。

    “看來你已經猜到骸骨巨龍的主人是誰了,沒錯,也只有它,神秘莫測,性格無常,連三魔神都忌憚萬分的四魔王其中之一,虛幻和謊言的大魔王貝利爾,也只有這個琢磨不透的魔王,才會做出把控制骸骨巨龍的手杖隨手扔下這種荒唐之事。”

    “或許,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可能性,比如說骸骨巨龍不听使喚,就連制造它的貝利爾,依靠手中的控制法杖也沒辦法讓它好好听話,所以才將它和法杖扔到一邊?”

    我摩挲下巴,估摸著猜到,畢竟你看,骸骨巨龍智障嘛,一個智障怎麼可能會听得懂人話,面對精神病患者,再聰明的人也沒轍。

    “嗯,也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我們不能盲目樂觀。”阿卡拉在一旁應聲。

    “比如說,假如你的猜測準確,既然連制作者貝利爾都控制不了骸骨巨龍,我們憑什麼拿著這根法杖,就想讓它乖乖听話?”

    “說的一點都沒錯。”我泄氣道,沒想到,本來以為撿了一個巨大驚喜,卻不料可能是塊雞肋。

    “還有一點不得不防,就算我們成功的用法杖控制了骸骨巨龍,天知道這是不是貝利爾的陰謀,它還有對骸骨巨龍更優先級的控制手段,到時候偷偷讓骸骨巨龍倒戈我們一把,那可就糟了。”

    臥槽,還能這樣,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如果對手是那個貝利爾的話,無論怎麼小心防備都不為過。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將它束之高閣比較好?”看著骸骨巨龍之杖,我現在的目光就像是看到燙手山芋,再也無之前的興奮了,嗯,回去教訓一通紅白公主吧,讓她亂撿垃圾。

    “到也不用那麼極端。”阿卡拉略作思考後笑著答道︰“我們還是可以去試一試,若是真能控制骸骨巨龍,別高興著把它領回來就是了,讓它繼續呆在骸骨之地,當看門的也不錯,萬一生什麼,也有及時應對。”

    “嗯嗯,說的很有道理。”在阿卡拉面前,我只有點頭的份。

    “萬一要是不能控制,這把法杖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屬性嗎?要是它能揮不錯的效果,我看對召喚系的死靈法師而言,也是把不錯的武器,束之高閣多可惜呀。”

    “那麼……這根法杖就拜托阿卡拉奶奶和凱恩爺爺你們二位處理咯?”

    見兩位老人似乎有了想法,我撓著頭,不大好意思的說道,以前總是她們給我找麻煩,現在我偶爾給她們找點麻煩,應該不為過吧。

    “去吧去吧,你難得回來一趟,多陪陪維拉絲她們,些許小事,我們兩把老骨頭還是可以派上用場的。”

    阿卡拉沒好氣的朝我揮手驅趕,我嘿嘿一笑,朝兩位老人行了一禮,生怕兩人又給我點什麼事情做,轉身拔腿就跑,回家陪女孩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