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七章 ASMR(你懂的)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是嗎?”咪啪騎士笑的星眸閃爍不定,一看就知道在打什麼歪主意。 ap;  

    “我對于殿下而言,算是哪種?”

    “伙伴。”我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陛下呢?”

    “家人。”我嗤之以鼻,太甜了,這種問題真是太甜了,還以為你會有什麼陰謀詭計。

    “艾卡萊伊呢?”

    “伙伴。”

    “水晶呢。”“笨蛋。”“娜娜呢?”“壞蛋。”“蕾娜呢?”“惡蛋。”“蒂亞呢。”“家蛋……啊不,是家人。”

    “那露西亞呢?”

    終于來了點有難度的嗎?但是這毫無疑問,我一字一句,確認無比的回答道︰“家人。”

    “喔喔,真不愧是殿下,敢作敢當,那麼繼續提問,維拉絲呢。”

    “肯定是家人。”“莎拉。”“家人。”“琳婭。”“家人。”“西露絲艾柯露。”“家人。”“萊娜。”“家人。”“尤麗葉。”“家人。”

    “好了,我的問題問完了,祝殿下玩的愉快。”問了一對莫名其妙而又簡單到理所當然的問題後,在我困惑的目光注視中,咪啪騎士嘴角揚笑,優雅的行了一小禮,默默退後,將位置讓給了有需要的人。

    然後,唰唰幾聲,另外幾道身影就取代了她的位置,將我包圍起來。

    “原來在飼主的心中,水晶竟然是笨蛋。”

    “壞蛋麼,呵呵呵,真虧你這猴子敢說出口。”

    “我這不是更過分嗎?惡蛋是什麼鬼?不管了,先揍這口出狂言的蠢蛋德魯伊一頓再說。”

    “誰,誰是你這壞蛋的家人了,還早著呢,哼。”

    嘖,原來陷阱在這里,被咪啪騎士給坑了,但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話……我擺出招架姿勢,打算英勇無畏的一挑四。

    就在這時,衣袖被從身後輕輕一拉,回過頭,尤麗葉帶著仿佛能看到無數小星星從她腦袋上冒出的迷糊幸福笑容。

    “尤麗葉是殿下的家人,好高興。”

    系馬達,原來真正的陷阱在這里!我仔細回憶一點,確認咪啪騎士挖的坑,自己踩了個準,眼瞅著幸福冒泡的迷糊騎士,頭疼的撓了撓頭,這種時候再否認的話,單純的尤麗葉肯定會大受打擊,算了,反正她也不懂這些,家人就家人吧。ap

    “沒錯沒錯,尤麗葉是家人哦。”我下意識的抬起手,在尤麗葉頭上輕輕撫摸,嗯嗯,尤麗葉真乖,尤麗葉最萌了。

    “好高興。”啪一聲雙手合十,尤麗葉露出更加軟乎乎的幸福笑臉,夜幕籠罩下的前院,似乎都被她渾身散出的幸福光彩照亮了好幾分。

    呃……總有種被套牢了,已經無法回頭的感覺,應該是我的錯覺吧,像魔王村這種鄉下農村,怎麼可能出現如此深沉的套路呢,我要相信大家都是性情淳樸的呀!

    回過神看看尤麗葉,她還沉浸在幸福的夢幻之中,又被我溫柔的摸著頭,雙重幸福之下,整個人就宛如被滿屋子的海星面包封印了的幽靈少女,看上去不壞。那滿滿溢出的軟妹子氣息,讓我恨不得能將她抱在懷里蹭蹭,像對待小貓小狗或者吉祥物一樣。

    “喂,不許無視我們。”

    “飼主飼主,快點給水晶好吃的,水晶可以考慮原諒你。”

    背後傳來擾人的聲音,真是的,打擾我和尤麗葉親相親相愛的家伙,不可饒恕。

    我怒吼一聲,悍然主動出挑戰,賞了四人一記手刀,然後飛快躲到維拉絲身後︰“看到沒有,這就是我的親衛隊長,想要挑戰我,先打敗維拉絲再說。”

    “咦……咦咦咦?”正好笑的看著這一幕的維拉絲,沒想到自己躺著也能中槍,不由的出了困惑悲鳴。

    “還有左右將軍,西露絲艾柯露,也是你們的大敵。”感覺一個維拉絲保險,我又拉過雙子公主,組成最強的黃金三角防御陣,躲在里面,洋洋得意。

    “不會讓你們欺負爸爸的。”

    “就算是娜娜姐姐和蕾娜姐姐,也不允許。”雙子公主擺出功夫少女的架勢,到真有那麼像模像樣。

    “要叫娜娜阿姨。”

    “還有蕾娜阿姨。”

    雙娜組合不知為啥眉角直跳,沒有生氣,反倒是先糾正這種無關緊要的東西,把你們叫年輕了還不樂意,現在的女人我看不懂。

    然後,一群女人就在那嘰里咕嚕,雙娜組合也是,仿佛完全忘了我剛才的挑釁,不對勁,她們可沒那麼心胸開闊,一定是又有什麼更大的陰謀。.

    我時刻警惕著,可是直到晚宴結束,她們也沒做什麼小動作,反倒是小狐狸,被大家頻頻敬酒,喝的有六七分醉了。

    真是古怪的家伙,算了,不來找我麻煩更好。

    撤了宴會,大家並沒有離開,而是以地為毯,就著滿天星辰,隨意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一如在月桂樹海那樣,只可惜……少了一人。

    叼著草根,仰躺在草地上,數著天上一閃一閃的繁星,視線漸漸變得模糊,女孩們似乎也知道我現在想要安靜,並沒有過來打擾,包括最是不安分的雙娜組合和笨蛋女兒組,真是奇了怪了,她們今天怎麼可能如此安分?

    直到明月高懸,大家才盡興而散,惡龍蕾娜這家伙,仿佛主人一般送別艾卡萊伊離去,顯然又打算在我家里一直蹭吃蹭住了,至于本子娜,她肯定是要和蒂亞一起睡了,我想都不用想。

    算了,我也早點休息吧,以免被水晶和琪露諾纏上,又要和【媽媽】一起睡,我今晚可沒修煉夢之境界的心情。

    晃了晃微醺的腦袋,不好不好,雖然沒有小狐狸那麼慘,但也喝多了幾杯,到現在還殘有幾分醉意,說好的冒險者體質呢?上帝那掃廁所的仿佛在他喵逗我。

    打著哈欠,暈暈沉沉的回到房間,脫下外套隨手掛在衣架上,往被窩里一鑽,最先探入里面的手,忽然觸及到十分柔軟的不明物體,讓我一個激靈,僅存的一分酒意也蕩然無存。

    有陷阱!

    憑借我多年的經驗和直覺,露出死神小學生那般的銳利眼神,我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看了看自己的指尖,剛才的觸感是……難道說……

    “難道咪啪騎士那家伙,竟然把尤麗葉扔到我的被窩里,終于忍不住做出了如此喪盡天良逼良為娼的罪大惡極之事?!”

    在內心深處隱藏著的惡魔,試圖制造出萬人鼓掌歡呼點贊的場面之前,我及時將它摁入深淵,緊握正義的拳頭,正直的靈魂高歌激昂,內心充斥著對邪惡的憤怒。

    但是轉眼一想,又不是沒有和尤麗葉同床共枕過,于是畫風突變,前一刻還是劍眉國字臉,下一刻就變得無精打采,要死要活。

    吶吶,尤麗葉親,拜托往里面挪一點,給我多留點位置。

    正想上床,忽然被窩一翻,露出里面的人影。

    並非我所想的尤麗葉,而是……晚餐過後就淪為失蹤人口的小狐狸。

    猛然掀開被窩坐起來的她,打了一個酒嗝,迷離的雙眸左右看看,然後目光就落到了我身上。

    “你這壞蛋……嗝!”又是打了一個可愛的小酒嗝,她手腳並用,背後的狐狸尾巴高高翹起,飛快向我爬過來,用仿佛野貓一樣的銳利眼角從下方審視著我。

    “大壞蛋,竟然那麼沒有誠意……虧我還……還擔心死了……真是個無情無義的花心男。”

    “等……等等,小狐狸,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喝醉了。”看見如此坦誠的小狐狸,我頗有些稀奇,但更多的卻是不好預感。

    “我才沒醉……嗝!”

    所以說……

    腦海里的念頭還沒來得及想完,忽地,小狐狸一個飛撲,就把我撲倒在了床上。

    “這樣的壞蛋,必須懲罰,懲罰!”

    “喂喂……好吧,那你說說該怎麼懲罰?”話到中途,語氣一轉,我忽然想到,我一個男的,你一個女的,孤男寡女躺在床上,我還用得著怕你?請容我大笑三聲。

    哈哈哈哈!!!

    心里得意著,動作也放肆起來,抬起手,細撫著將我壓在身下,醉態可掬的小狐狸那細嫩紅暈俏臉,不斷在耳垂至粉頸的位置摩挲著,出只有我和小狐狸才懂的某種暗號。

    “嘻嘻嘻,真是個色狼壞蛋。”醉意迷蒙的小狐狸,顯然讀懂了暗號,嬉笑著,眉目之間,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天然媚意,從她身上散出的酒氣里,更是開始混合著一股難以用語言描述的,讓人心跳加,血液澎湃的迷人幽香,鑽入鼻中。

    聞著這股不是媚藥,更勝媚藥的天然媚香,我的意識和雙眼也開始醉了。

    然後, 的一聲,小狐狸屁股後安靜的浮起了三條尾巴。

    咦,等等,等等等等!

    我張大嘴巴,剛要叫停,教練,這只小天狐犯規,一開始就用大招!

    然而不等我出聲,小狐狸那柔若無骨的嬌軀,已經欺壓上來,嘴巴剛剛開張,就被一抹嬌艷無雙的香唇給堵上了……

    ……

    第二天,我邁著輕飄飄的,似成仙得道的步伐,飄出房門,腿忽然一軟,身體踉蹌,就要撲倒,幸虧這時有人將我扶住。

    “謝……謝了……”我抬起憔悴了八分的面龐一看,現居然是本子娜!

    “連站都站不穩,這樣的救世主可真讓人捏上一把汗呀。”

    從這貨戲謔的笑容中,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昨晚的被窩藏軟狐事件,肯定有她參與的份,腦海中甚至能夠回想起晚飯的時候,就是她和惡龍蕾娜幾個,灌小狐狸灌的最凶。

    但是,我能生氣嗎?好像沒辦法,畢竟旁人看來,怎麼看也是我佔了便宜,只有自家才知道自家的慘。

    昨晚我可是被小狐狸的三尾天狐形態,壓榨了半個晚上呀,別說身體被掏空,靈魂都差點變透明了好不好!

    沒辦法生氣,但是反駁幾句,損幾句我還是可以的,正要開口,忽然現本子娜的臉蛋正在逐漸的白里透紅,雖然她好像在極力忍耐什麼,但是那不斷泛紅的臉蛋,以及越羞澀的眼眸,卻一點也騙不了人。

    等等,這家伙臉紅害羞?這可是天都塌下來了都未必會生的事情,不科學!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才能讓這家伙露出如此表情。

    沉思數秒,我忽地張大嘴,目瞪口呆,全明白了。

    昨晚……沒有開隔音結界!

    掃了屋子里其他女孩一眼,果不其然,不說維拉絲她們,和本子娜同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級別的惡龍蕾娜,被我的目光掃過以後,都是渾身激靈,腳步加快的低著頭從旁邊匆匆路過,那試圖想要埋到胸脯之中,或者用長遮擋起來的臉蛋,和本子娜一樣,正變得白皙透紅。

    也只有水晶和琪露諾兩個笨蛋,一臉蠢萌的看著我,跑過來,拉了拉衣角,猶豫再三過後擔心的開口問道。

    “飼主飼主,昨晚你和露西亞為什麼叫的那麼大聲,到底在做什麼,打架可不好,我和笨蛋冰塊經常打架,都從來沒有叫那麼大聲過。”

    這句話落音,仿佛觸了某種群體BuFF,所有的女孩都是一個踉蹌,臉蛋變得更加通紅,腳步變得更加匆匆,連始作俑者的雙娜組合,都羞的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把通紅的臉蛋往哪兒擺。

    至于我,臉皮雖厚,也是有些吃不消,有心想將搗蛋的水晶抱起來打一頓屁股,但是這樣一來豈不是更加欲蓋彌彰?因此也只能咳嗽連連,眼角下意識往房間里一瞟,現剛才還在床上的小狐狸,此時已經消失不見,唯有從敞開窗戶吹進來的風,格外喧囂。

    看到這一幕,笨蛋女兒們更加困惑,頭一歪,擺了個大大的黑人問號。

    那天過後,小狐狸神秘失蹤了足足五天之後才回來,沒有人問她去哪里了,問了的人……估計已經死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