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二章 消音不能亂用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

    因為氣氛詭異,我度過了一個異常驚悚的逛街日,就好像身處一場黑白電影中,周圍的人都是電影里的虛擬角色,只會按照固定的劇本台詞行動,只有自己是劇本之外的人,就算說話也沒有任何人理會。?ap;?  ?

    逛了什麼?我已經記不清了,腦海中盡是一些含糊的好繁華,好多店鋪,好多人,好多包著頭巾的絡腮大叔,好多蒙著面紗的異域風情少女,好多身材火辣的沙漠舞姬……之類的。

    “我還是第一次經歷這麼恐怖的逛街。”

    當天晚上,在蒂亞的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大家都在為晚飯忙活,只有我一個人無所事事的空檔,我蜷縮在椅子一角,抱頭悲鳴。

    劇本不對啊導演,莫非我的拳頭還沒有讓你感受到什麼叫真愛?

    “笨蛋猴子這是活該。”就見人偶公主端出盤子,一邊整理餐桌,一邊用居高臨下的睥睨眼神看著我,仿佛是一頭獵鷹正在看著一只不斷哀嚎打滾的毛毛蟲。

    “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非得受這樣的罪不可!”

    這貨的話終于點燃了我心中的怒火,我一把站起來,沖向本子娜,抬起巴掌,一巴掌就朝著她……朝著她的手上端著的盤子抓去,捏起一塊狀似面炸肉的條形棒狀物大口大口撕咬,眼神卻在瞪著本子娜,似在告訴她,看吧,惹火我的下場,就是我手中的這根肉【嗶】。

    呃……為什麼要用消音呢?此肉【嗶】非彼肉【嗶】啊,這是能吃的肉【嗶】而不是三無公主筆下能吃的肉【嗶】,加了消音不是更有一種欲蓋彌彰的感覺嗎?不要隨意用無辜的肉【嗶】渲染古怪的色情氣息啊混蛋。

    人偶公主又不是嚇大的,我這種一邊吐槽一邊威脅的毫無威力的眼神,自然不可能讓她害怕,反而露出更加不屑的目光,似在說,你這無能猴子,也就這點出息了,隨便拿盤菜也想威脅本公主。

    她顯然沒打算結束話題,繼續用著驕傲的氣勢,打算狠狠教訓我一番︰“你沒有做錯什麼?你決定來這里就是一個錯誤。”

    “這話要是讓蒂亞听到,她可是會不高興的。”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眼神,是你主動說出來的,可別怪我挑撥離間。

    “哼,就算讓蒂亞知道也無妨,因為你這猴子根本就沒有理解我的意思。”

    “好吧,我洗耳恭听。”

    “蒂亞那麼喜歡你,我也懶得再阻止,在你們中間當壞人了,但是你看看自己做了些什麼?”

    “我到底做了什麼,你到是說清楚啊。”

    “你啊,都帶了一些什麼人過來。”人偶公主嘆息一聲,終于對我的智商絕望了。

    “愛娃兒是硬要跟著來的,貝雅我也沒辦法阻止,潔露卡作為侍女跟來也沒什麼問題,小茉莉是我的侍女,有什麼不對嗎?”我扳著手指頭一個個數過,好像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啊。ap;

    “是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是,你不覺得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嗎?”這本子娜,開始賣起關子來了。

    “共同的特點?”我揉了揉太陽穴,能有什麼共同的特點,都是一群脾氣不好的家伙唄,該不會是本子娜根本就是在調戲我,說這些話是為了讓我陷入更大的迷茫中吧?

    等等,不對,我剛才好像已經抓住了要點!

    仔細回放記憶,終于,腦海定格在剛才那句話的其中一段。

    都是一群脾氣不好的家伙。

    貝雅丫頭不用我多說了,愛娃兒我也不想再三申明,黃段子侍女要是正常人,暗黑大6就可以改名為黃段子大6或者過期避孕藥大6了,三無公主同理,作為資深暢銷h書寫手的她,要是能搭上普通二字,禽獸公爵這種可怕生物,早就已經像蟑螂一樣滿地爬行。

    總結一句話,這些都是難伺候的家伙,我這次來赫拉迪克族,竟然專挑了一個個炸藥桶帶來,而像那些可以熄滅導火索的性格溫和,熱愛和平的人,維拉絲啊,琳婭啊,莎拉啊,萊娜啊,卡露潔啊,阿爾托莉雅啊,竟然一個都沒帶來!

    當然,蒂亞其實也算是能夠平息火爆場面的選手,但是她卻被宿命中的敵人貝雅纏住,因為小丫頭屬性的惺惺相惜,很多時候被貝雅拉低了智商,沒辦法起到作用。

    所以說,簡而言之,我,德魯伊吳凡,偽救世主,大6雙子星,以用歌聲征服宇宙為目標的歌神,與斗篷結下不解之緣的東羅格第一男子漢,此時此刻,成功的將一群熊孩子聚集到了一起,並把唯一能管教她們的媽媽給隔離開了。

    意識到這一點,一段段嚼爛的肉【嗶】從口中滑落,我oTZ的跪倒在地,無限抱頭悲鳴中。

    “看來你終于意識到現在的處境了,今天下午還算和平了,再往後要是不想想辦法,別說順順利利的和蒂亞結婚,整個赫拉迪克族別被鬧翻天就算好了。”

    “別再說了,我已經後悔了。”我不斷的苦惱搖頭,對了,乘現在還來得及,去把維拉絲她們也一起帶過來吧,哪怕是用綁的。

    但是,之前也解釋過她們不能來的理由,除非我不打算和蒂亞結婚,否則將她們帶來,的確可以平息貝雅這些炸藥桶,但與此同時,所有赫拉迪克人卻要化身炸藥桶了。

    “我能帶蒂亞私奔嗎?”我又想到一個辦法。

    “說好的要給蒂亞一份轟轟烈烈的戀愛和婚禮呢?”

    “私奔也算轟轟烈烈吧?”我弱弱的小聲嘀咕。

    “把你的腦袋塞到你的屁股里,也能算轟轟烈烈,為什麼你不這麼干?”

    “……”這本子娜,不毒舌一句會死嗎?

    “那我該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自己想辦法去,本公主心情好,能提醒你一句,你就該感恩戴德了,撒,快點跪謝吧。”

    “哼哼哼,我明白了,你說的話我都明白了。”我當然不可能輕易就範,區區恩情,我早就在當年給她制作身體的時候還清了。ap;

    “能明白就好,一個人好好煩惱去吧。”本子娜帶著惡趣味的笑容,好像在期待一場好戲上演,讓我越不爽。

    “貝雅,小茉莉,潔露卡,愛娃兒,還有你,其實都一樣。”

    “等……等等,你說清楚點,你這笨蛋猴子,為什麼連我也算上!”不知為何,本子娜的反應遠遠出乎我意料的劇烈,並且,她臉上似乎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緋紅。

    嘖嘖嘖,這精致的人偶身體,連臉紅這種事情都能輕易做到,給這本子娜真是浪費了。

    “哈?你還好意思問,最喜歡給找我麻煩的就是你吧?”

    “我只是站在一個正常人的角度,給予一只變態猴子應有的調教,免得他胡亂蹭鼻子上臉罷了。”

    “給我把這份閑工夫用到驅逐地獄一族去!”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為什麼這些家伙,一個個都把我當成了比地獄怪物更優先要對付的目標呢?

    “哼,沒有閑工夫陪你這笨蛋猴子說話了,省得把自己的智商拉低。”飛快整理好餐桌的娜娜公主,帶著高傲的身姿大步離去。

    “對你來說,什麼時候智商不夠了,往腦子里滴幾滴 潤滑油就行了。”我還以顏色的朝她的背影晃了晃拳頭,看到還剩下一半的肉【嗶】,繼續咬,我咬,把你當成本子娜狠狠的咬。

    某個專心致志對付肉【嗶】的德魯伊,卻沒有現,甩了他一記驕傲背影的人偶公主,剛剛拐過彎,脫離他的視線,臉上的不屑和高傲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滾燙的紅暈。

    緊捂著臉,身體背靠的貼在牆上,娜娜公主長長的噓了一口氣。

    那只笨蛋猴子,竟然讓自己亂緊張了一把,真是混蛋。

    拍了拍臉蛋,她很快就平靜下來,再次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某德魯伊帶來的女人都擁有一個共同點,這一點娜娜公主並沒有撒謊,但是,相比這些女人都不好對付這一點,其實更重要的共同點,也是娜娜公主本來想表達的意思,是這些人,都對那只笨蛋猴子或多或少有著好感,甚至像小茉莉,潔露卡,以及自己的好友蒂亞那樣,明暗之中,都已經不經意甚至是赤果果的表露出更進一步的關系。

    這個最主要共同點,再加上之前次要的共同點,兩者結合起來,然後,以某德魯伊想和蒂亞結婚為導火索,才讓他的這一躺赫拉迪克族之旅,可能會變成好船與柴刀共舞的火爆場面。

    娜娜公主本來想說的,想提醒對方的就是這個意思,正因為如此,所以當某德魯伊反擊說她自己也是共同點中的一員時,娜娜公主才將這句話代入到她自己的想法里,然後出乎某德魯伊意料的慌亂羞惱起來。

    真是的,真是的,為什麼老是要把我牽扯在內,明明我一點也不想和那只笨蛋猴子扯上關系,喜歡他這種事情更是天方夜譚,不管了,我不想再管了。

    想著想著,自覺無辜躺槍的娜娜公主,氣鼓鼓的繃著臉,大步離開。

    “凡凡,剛才在和娜娜聊些什麼呢?”

    我這邊好不容將最後一截肉【嗶】塞到嘴里,鼓鼓的,就听到身後又傳來蒂亞的聲音。

    “我哪知道。”含糊的應了一句,我沖早已經離去的本子娜消失方向翻了個白眼。

    “那家伙,一天到晚都在生氣,一天到晚都想奚落我,也不知道我和她的哪根神經搭錯了線。”

    “但是,娜娜是個溫柔的女孩。”

    “是是是,唯獨對我一個人不溫柔,難道是喜歡上我了?想以這種幼稚的方式來吸引我的注意力,哈哈哈,這一點都不好笑。”

    我白眼翻的更厲害了,這個世界哪還有這種蠢蠢的浪漫愛情故事。

    “說不定真的是哦。”蒂亞也笑了,看著我鼓鼓的嘴巴,湊上來,目光歡喜。

    “味道怎麼樣?”

    “是你做的?”

    “嗯。”小丫頭驕傲的把頭一點。

    “味道不錯,就是口感有些……呃,反正可以打七十分。”

    “誒嘿嘿,能在經常吃到維拉絲做的菜的凡凡口中打七十分,已經很了不起了。”蒂亞滿足的笑道。

    “你這丫頭,就沒有過維拉絲的野心嗎?”

    “那太難了。”蒂亞吐了吐舌頭,碧色水藍的眼眸輕輕一轉,露出一絲成熟嫵媚。

    “但是,如果凡凡能夠鼓勵我的話,說不定我會燃起斗志哦。”

    “怎麼個鼓勵法?”看到蒂亞露出媚人的表情,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啊~~嗯~~~”蒂亞低低的害羞一笑,接著將臉蛋朝我湊了上來,微微上仰,合上雙眼,整齊修長的少女睫毛緊張地一顫一顫,緊抿著的光澤水潤嬌唇,帶著無限嬌羞的輕輕努起。

    這……我用力的吞咽一口,喉嚨有些干燥,上,還是不上,這根本不是問題。

    帶著視死如歸的決心,我將嘴巴壓了下去,眼看就要和蒂亞嬌嫩的嘴唇貼在一起,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女孩們的說話聲。

    嗖一聲,我和臉紅紅的蒂亞齊齊分開,正襟危坐。

    “哎呀,我說蒂亞,你還沒跟我說呢,剛才到底是什麼,味道相當不錯。”

    “凡凡喜歡吃嗎?”蒂亞輕眨眼,濕潤的眸子里不知為何帶著一絲狡黠。

    “喜歡到回去以後也想讓維拉絲照著做的程度。”

    “很簡單哦,秘密在于外面這層面漿的制作,只要把面漿做好了,把沙蟲放在里面一滾,再粘上面包屑,放到油鍋里低溫炸個十分鐘就可以了。”

    “听起來好像真的很簡單的樣子,請務必將面漿的制作方法寫下來,讓我回去交給……呃,等等?”

    我好像听到了某個沒辦法輕易忽略過去的名詞。

    “沙蟲?!”

    “是哦,這道菜的名字就叫酥炸面包幼沙蟲。”

    蒂亞燦爛一笑,學我剛才一樣直接用手抓起一根肉【嗶】,兩手捧著,緩緩將肉【嗶】塞入口中,看著那粗大金黃的肉【嗶】,一點一點的自蒂亞柔軟紅潤的櫻唇中消失沒入,將她嬌小的小嘴撐得鼓起,我腦海里忍不住浮想翩翩。

    但是緊接著的 嚓一聲,上下整齊的貝齒重重咬合,將肉【嗶】瞬間咬斷,汁水四濺,我忍不住夾緊兩腿,下面傳來涼颼颼的感覺。

    “味道……很不錯哦。”蒂亞嘴里鼓鼓的含糊說著,還將飛濺在手指上的濁白色的汁水,仔仔細細的舔了干淨。

    我這放蕩不羈的腦洞喲,都說不要再加奇怪的消音了,更不要用奇怪的形容詞,就那麼想接受光 總局的直死魔眼審判嗎?

    感覺一年份的節操,又已經被透支干淨了。

    接下來幾天,氣氛依舊詭異,不幸中的大幸是還算風平浪靜,除了貝雅和蒂亞的經常打鬧,我和貝雅的經常打鬧,我和本子娜的經常吵嘴,以及黃段子侍女和三無公主時不時的讓人一頭霧水的神秘兮兮對話。

    听起來好像不能用風平浪靜來形容,但是相信我,這真的是日常,真正的暴風雨感覺還在不斷醞釀,就等著哪一天一口氣爆出來。

    想到這里,我瑟瑟抖的過著每一天,蒂亞好像也忽然變得不著急了,並沒有主動和我提起有關結婚的任何事情,甚至是“凡凡來我的房間睡吧”“凡凡我今晚在法師塔睡哦”這樣的誘惑暗示,頻率也降低了不少。

    這絕對不是妥協,行動力強大無比的蒂亞,根本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人。

    此外,我和忙得神龍見不見尾的蒂亞的爺爺,撒克隆大長老也見了一面,數年不見,他並沒有隨著赫拉迪克族的富裕而變得富態,反而比以前更黑更消瘦,但是精神奕奕,仔細一看,他的左眼似乎在構建城市規劃,右眼在描繪商業藍圖,完全就是寫輪眼加白眼的終極形態,用一句話形容,就是走火入魔已深,已經完全放棄治療了。

    只是和我們吃了一個午飯,撒克隆又匆匆離去,不過他顯然沒有把自己的寶貝孫女完全忘掉,很是鄭重的提醒我,如果要和蒂亞結婚,必須按照他們赫拉迪克族的規矩,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儀式——順便吸引客人,刺激赫拉迪克城的經濟消費。

    如果沒有最後那一句話,我或許會很高興,現在看來,撒克隆已經病入膏肓了。

    “你看,你爺爺把我們的婚禮都算計在內了。”我用額頭親昵的踫了踫蒂亞的額頭,以示安慰,生怕她會因此而感到失落。

    沒想到這元氣滿滿的小丫頭,卻笑的很開心,很幸福。

    “瞧你傻笑的樣子。”

    “誒嘿嘿。”

    “誒嘿嘿個頭,難道就沒有一點想法?”

    “有啊,爺爺是在為我著想呢。”

    “這算哪門子的著想?”

    “爺爺想將一個繁榮穩定的赫拉迪克族交到我的手上,迅的展必然會帶來許多麻煩,要犧牲掉一些東西,這種展必須要在某個臨界點到達之前停下,然後開始鞏固,爺爺想把所有的麻煩,所有的問題獨自承擔解決,之後,將一帆風順的赫拉迪克族交到我的手上。”蒂亞眼楮亮,堅定確信的說道。

    這一刻,我無言以對,對撒克隆對孫女的疼愛肅然起敬。

    “凡凡,我能不辜負爺爺的努力和期望,打理好赫拉迪克族嗎?”

    “能的,我相信你。”將蒂亞抱在懷里,我用力點頭。

    “大不了,我將萊娜拐來赫拉迪克族幫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