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四四六章 遠行 心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想辦法,你不想被送去戒毒所吧?”

    “當然。”

    “那就好好想想。”

    三個染上了毒癮的年輕人。

    王耀有些感慨。

    這三個比他也就小幾歲的年輕人,他實際上是非常想幫助他們的,被送進戒毒所強行戒掉毒癮和在這里接受特殊的治療戒掉是完全兩種不同的方式,也有可能對他們今後的人生產生完全不同的影響。

    “希望他們回去如實的跟家里人說。”

    如果要在這里接受治療的話必須要他們家人的配合。

    第二天的早晨。

    王耀剛剛從山下下來就看到醫館外停著一輛車,昨天下午下午來的那輛車。

    看到他之後,車門打開,車上下來了昨天的那三個年輕人。

    “你好,王醫生。”

    “嗯,來的挺早啊?”

    “啊,那個我們”

    “想好了?”

    “嗯,想好了。”

    “進去說吧。”

    “哎。”

    打開門,他們三個人跟著王耀進了醫館。

    “都跟你們家里人說了?”

    “那個王醫生,你開個價。”那個稍瘦些的年輕人笑著道。

    “什麼意思?”

    “一萬?”

    王耀听後樂了。、

    “一萬不行,兩萬?”

    “三萬,要不五萬?”

    “你們沒有跟家里人說?”

    “王醫生,你看,錢我們都帶來了。”

    啪,那個年輕人直接將一摞紅彤彤的鈔票拍在了桌子上,顯得十分的豪爽。

    “這些夠不夠?!”他盯著王耀,覺得一股豪氣由內而外的散發而出,自己就像是電影和之中所說的那些豪俠一般

    “哎,你這個眼神是怎麼個回事?”他發現這個王醫生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仿佛,像在看一個白痴。

    “哎,這熊孩子,這智商,這覺悟,還是進戒毒所更好一些!”

    “你們走吧?”王耀揮揮手。

    “哎,什麼情況,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三個人听後愣了。

    “王醫生,這還嫌少,那你開個價?”

    “走!”

    王耀一聲沉呵,窗戶都震得的直抖動。

    “我的天呢!”三個人都被嚇了一跳,拿起桌上的錢就朝外跑。

    “嗯,氣人。”

    這三個還沒長大的孩子離開之後,他便回家里了。他今天是要出遠門的,先前已經跟田遠圖他們商量好了,要去秦州家縣的。

    “什麼,又要出遠門啊?”

    “對,昨天不是跟您說過了嗎,我們得去一趟家縣,給那些孩子們送點禮物。”

    “噢,給他們送過冬的衣服和學習用品吧?”張秀英記起來了,自己的兒子的確是跟他們提起過這件事情來,而且當時她和自己的丈夫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而且當時就表示願意拿出一部分錢財來幫助那些孩子們。

    “那就放心的去吧,家里的事情就交給我和你爸了。”

    “哎,好。”

    他開著車去了連山縣城,在那里和田遠圖他們幾個人匯合,王明寶、田遠圖、魏海、李茂雙,總共五個人,開著兩輛汽車,一輛是王耀的,一輛則是魏海的路虎,直接朝秦州而去。

    “韓老師,我來了!”

    兩輛車,五個人,說說笑笑,非常的熱鬧。

    這是慈善之旅,

    在半路,田遠圖和那家同意提供服裝的公司進行了溝通。

    行駛了一天的時間,他們到達了秦州省,並州市,此地,距離家縣已經不遠了,他們決定在這里住一晚上,然後再趕往家縣。

    並州,是有用相當久遠歷史的古城。

    晚上雖然寒冷,他們還是饒有興趣的轉了一圈。

    “嘖,有古風古韻,和海曲那種剛剛建成不過幾十年的新城市果然不同。”

    一直逛到很晚他們才會賓館休息。

    第二天,他們和那個公司的人進行了接洽,對方直接從並州安排了車輛連同攝影的人員一同跟著前往家縣。

    “嘖嘖,想不到,這些個搞慈善的都是有錢人啊,又是路虎,又是途銳的,全部的進口車啊!”

    “嗯,人家有錢也有那個心,值得欽佩,不像是有些人,沒良心的錢沒少掙,好心的事情卻是一樣都沒做過。”

    這幾輛車在一起也算是組成了一個車隊了,一路到了家縣,然後進入山村。

    從家縣到山村的路已經動工了,但是僅僅是開了個頭而已,畢竟這已經是冬天了,水都結冰了,不適合再進行室外的工程建設了。因此路還是原來的路,仍舊崎嶇坎坷,顛簸的厲害。

    “我去,這破路,早知道就想辦法上前面他們的車了。”

    汽車在經過了將近兩個小時的顛簸之後到達了那個山村。

    “王醫生!”

    山村里的人見到王耀來了非常的高興。都邀請他到自己家里喝茶。

    “醫生”隨行的那些人員感覺到很奇怪。

    明顯的能夠看得出來,那位年輕人在這個村子之中是相當的受歡迎的,稍稍一打听才知道,這個年輕人曾經救了村子里許多人的命。

    那場疫情!

    他們很快就聯想到了不久之前爆發的那次疫情。

    “歡迎,歡迎。”老支書听到王耀來了,十分的高興,听到他來這里的目的是為了給那些孩子送衣物和學習用品之後那就更高興了。

    “哎呀,真是太感謝你了。”

    汽車開進了小學之中,然後給每一個孩子發放衣物和學習用品,孩子們非常高興,這些衣物都是嶄新的,而且本身也是國內的著名品牌,在這個山村里,他們還從未穿過這麼漂亮的衣服,以往只有在過年的時候家里才會給買這樣漂亮的衣服。

    “謝謝叔叔。”

    “哎。”

    這次前來的服裝公司人員和攝影的人員觸動也很大。

    看著孩子們天真的眼神,他們有一種無法描述的感覺。

    “這些孩子,應該幫助!”

    這家公司隨行的那個經理決定回去之後跟公司好好反應一下,爭取將這所學校的孩子們作為重點的幫扶對象,最起碼一年免費提供兩次衣物是沒有問題的。

    他們忙碌了半天,雖然有些累,但是還是很高興的。

    王耀挨個的給學校里的孩子檢查了一下身體。一直到了放學時候。

    “今天就到這里吧,我們會住下來,明天繼續。”

    “好。”

    他們決絕了老支書的好意,沒有住在家縣,而是去了臨近的鎮上一處賓館,條件相對要簡陋很多。

    “哎,今天收獲挺大的!”

    在吃飯的時候魏海感慨道。

    “嗯,我也沒想到,這里居然會這麼窮。”

    “來,咱們走一個。”

    菜,不算豐盛,甚至連可口都算不上,酒也只是當地的酒,喝著辣口,但是他們五個人還是挺高興的,為自己做的事情高興,因此也喝了不少,就是王耀也破例多喝幾杯。

    這一夜,他們睡得格外的踏實。

    心安!

    第二天,王耀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給學校的孩子進行了免費的體檢,給幾個身體不適的孩子進行了治療。

    王明寶則是跟韓老師膩歪在一起,感情似乎有跟進一步的可能。

    魏海他們三個人則是圍著山村轉了一圈,特別是那處古墓,現在雖然還在隔離挖掘,但是還是能夠看到一些東西的,同時他們也從村民的口中听到了前一段時間王耀在這個山村里的傳奇。

    “這就走啊!?”

    “對。”

    “再多呆幾天嗎?”

    “不了,事情辦完了,回去還有其他的事情。”

    听到王耀他們這些人要離開,老支書是極力挽留,想讓他們在這里再多呆幾天。

    “哎,那行,以後有時間再來。”

    “一定。”

    王明寶沒有跟他們一起回去,為此,田遠圖將自己的車留了下來,他們四個人坐著王耀的車回了連山縣城,車上還有鄉親們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