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580章【新的開始(祥瑞回來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祥瑞回來了,對不起大家。各種原因一言難盡,先更新吧

    睡過了一個安靜的深秋的夜晚,而醒來時,印象中仿佛有什麼問題在問,而在睡眠之中,也曾企圖回答,卻又回答不了什麼如何何時何處?

    這是大山深處一個很普通的黎明,其中生活著一切的生物。

    醒來便是大自然和天光,這便是問題的答案。

    今天是回歸的日子,連最念床的範隻果難得都起了個大早。

    直播開啟,早早到來的觀眾們第一眼就看到屏幕里那清晨湖面上如煙如絲的蒸騰霧氣,鏡頭正在平行視角拍攝這荒野深處不起眼的湖泊。

    清晨的深山氣溫還有些低,視角伴隨著絲綢般霧氣移動,隱隱听見潺潺水聲。

    漸漸清晰,水聲叮咚。

    依稀見著三道人影在水邊溪水。

    是三個愛美的女人在清晰潔面,打扮著自己,卻沒見著一個男人。

    “老婆們早上好,昨晚上沒播,你們的貞操還在嗎?”

    “男的都哪去了,難道錯過了什麼好劇情?”

    但這是問題嗎?

    三個女人,便是一台大戲。

    只看這盛世美顏,連早餐都不用吃了。

    允兒最小,年輕就是資本。

    就著清水洗了把臉,眉毛稍稍短了一截,可一朵清水芙蓉悄然綻放在星湖邊,牛奶皮膚就像是在發光,晃得人忍不住覺得閃。一頭柔軟長發,隨意的披在肩上,斜斜的劉海沾濕成幾縷,剛好從眼皮上劃過,長長的睫毛眨巴著,泛著水的眼楮仿佛在說話,小巧的鼻子高度適中,粉色的小臉,濕潤的嘴唇讓人好想咬一口。

    小米青春正好,她算是這部綜藝受益最大的女明星了。素顏無敵,身材爆好,人氣暴漲,肉-體飯激增。絲絲冰涼清水潔面之後,一掃昨夜慵懶。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一樣嬌艷欲滴。

    範女神更不必說︰濃密的大波浪長發隨意地披在肩頭,絲絲縷縷都熱辣得迷死人!濃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豐厚的雙唇,無時無刻不透露出萬種風情一襲白色衛衣短款收腹,更加襯托出她一等一的好身材,再搭配一條頗有心機的貼身牛仔褲,前凸後翹真是魅惑十足。

    “美美美,小姐姐們真漂亮。”

    “老婆,三個,都是我的,我的!”

    “哇哇小仙女,敲可愛。”

    “風里雨里,家里等你。”

    三女看到緩緩吹散霧氣從湖中心飛來的直升機攝像頭,臉上自然的露出一個笑容,朝著鏡頭揮了揮手。允兒就近一把抓住,近距離懟著鏡頭,頓時一張面孔充斥了整個直播間畫面,狐疑道︰“開機了啊?好多人啊,大家早啊。你也早,攝像君,咯咯。”

    彈幕頓時瘋狂暴躁起來,一大片“早”刷屏。

    狗蛋在允兒手中“嗡嗡”震動幾下,祈求小姐姐放過攝像君。

    允兒手一松,它頓時逃也似的飛高高。

    “呀,別跑”似是發現了好玩的東西,小姐姐唰的一下追了上去,狗蛋一下高一下低,逗弄著小姐姐追趕。

    “你追蝴蝶呢!”小米看的無語。

    看著跳脫的異國閃避,她覺得自己特穩重。但到底是這趟節目里的人設比較成熟,還是我真的長大了?

    如今直播行業雖然火熱,各平台也是挖空了心思辦節目的聚斂人氣。可哪個超人氣主播,或者說,有哪檔直播節目里能同時囊括進這許多國內一線明星。

    黃教主、範隻果、林允兒、彭魚宴將這些人弄進一檔節目里,哪怕放在電視綜藝界里,也是一等一的檔次。每一個都是千萬流量級別,逼格就在那里,火是必然的。

    但在一眾大明星隊伍里,最為出彩最核心的依然是陳二狗,這才是讓“狗粉”們最是自感優越的地方。

    可是他人在哪呢?

    恍惚听見觀眾心聲,鏡頭不輕易的調轉方向,觀眾便看到樹蔭婆娑間的幾道背影。

    背著朝陽,五個男人在樹後小溪邊低著頭排排站。陳鶴站在最中間,忽然詭異瞥了一眼左邊的彭魚宴,撇了撇嘴。

    彭魚宴怒︰“你小子那是什麼表情,放你的水去吧,看我干什麼,找自卑呀!”

    “就你還能讓我自卑切!”自覺終于壓了大敵一頭的陳某人又轉頭看向右邊的陳二狗。

    陳二狗眼角微斜,干脆放下雙手,夸張的伸懶腰,腳邊嘩嘩作響連成一片,“我都不用扶,自動水槍來的。”

    陳鶴猛然瞪大了眼楮,“哇靠,狗媽你是不是吃老虎鞭了,夸張了啊。”他瞬間自卑,老實閉上嘴巴。陳二狗也偷瞄一眼右邊的黃教主,臉色有得色。

    “幼不幼稚你們!”教主一下轉過身去,不給看。

    自己卻不經意間瞄一眼,“牲口!”

    另一邊眾人好奇,同時俯身看去,復又同時收回腦袋,作一臉若無其事狀。

    “噓噓”

    陳二狗夸張的連口哨都吹了起來,听語調似乎是兩只老虎,雙手更是夸張的抱在頸後,一副看風景狀。

    這N瑟表情,攪地眾人連噓噓的興致都被大打折扣。然而人生何處不報復,水線越來越短,不扶的後果便是最後幾滴沒掌控好方向,竟尿在鞋上。

    “晦氣!”陳二狗趕緊扶住,抖抖狗腿。

    陳鶴嗤地笑出聲,拉好褲鏈,一轉身就看到在背後偷拍的“狗蛋”,“哇,這也拍,太沒有人性了吧。”

    大家嚇一跳,趕緊關好閥門挨個走出來。

    彭魚宴興沖沖指著鏡頭“耍大牌”︰“拍什麼拍,有什麼好拍的。”

    黃雷也教訓起狗蛋,“隱私知不知道,這孩子咋這麼壞呢。”

    狗蛋︰“嗚嗚嗚寶寶心里苦。”

    範隻果滿臉鄙視的走過來,“你們男生連方便也能這麼熱鬧?該不會是在比誰尿的更遠吧。”

    黃教主擺擺手,矢口否認,“那種事情青春劇里演演也就罷了,我們什麼檔次,能做出這種事情。”

    “不可能,你當我們是村口的二桿子嗎?”陳二狗一臉堅決。

    陳鶴︰“就是,你想多了。”

    直播間觀眾卻差點笑瘋了,“哈哈哈,明星公然直播開車,關注了。”、“555,托馬斯的小火車發車了。”、“2333演技夸張了啊,抖腿的動作倒是挺嫻熟。”

    說什麼的都有。

    陳二狗看到小米正抱著雷恩加爾一勺一勺的喂魚湯,小家伙舒服的兩眼微眯,喉嚨里發出咕咕嗚咽,兩只小爪子還不時蹭幾下海加爾山峰,心里嫉妒的要死,走過去搭訕道︰“飼養員辛苦了,也給我喂一口唄。”

    小米眉眼一掃,笑道“來,狗狗張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