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初臨世界 第446章 血色解鎖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為“柳夏ソ”和“辦公室男神”兩位舵主加更!】

    跨過傳送大門,林煌再次出現在了隕星沙漠。

    這一次傳送的位置直接就在瞬星獸獨立空間所在之處的湖泊旁邊。

    收起傳送大門,林煌一個猛子扎入了湖泊之中。

    二十多分鐘過後,林煌再次穿過了空間入口,進入了獨立空間之中。

    召喚出雷霆,朝著空間里深入了一段距離,林煌這才從儲物空間里取出了那一管鳳血,朝著雷霆的大腿上注射了進去。

    片刻過後,雷霆再次被天穹之上降下的白芒籠罩其中,它的整個身體在白芒的覆蓋之下緩緩懸浮起來,它的氣息也越發強大起來。

    只是短短三五分鐘的時間過去,天穹之上降下的那道白芒就自動散去,雷霆緩緩降落地面,它的氣息已經完全晉升到了白炎境的強度。不過它並沒有發生什麼其他的變化,很顯然這次只是普通的解鎖,並沒有讓它產生三次變異或者是血脈的蛻變。

    就像之前的蘭斯洛,解鎖簡簡單單就結束了。

    完成了雷霆的解鎖,林煌騎在雷霆的脊背之上離開了這片獨立空間。

    解鎖到白炎境的雷霆速度比之前快了兩倍不止,雖然比不上凱莉,但也相差不遠了。

    雷霆林煌的習慣,在沖出湖面之後降落在了湖泊旁邊。

    林煌將其收回為卡牌狀態之後,將地圖投射了出來。

    地圖上,星星點點的坐標都被紅色數字標記著1,2,3,4這是林煌和血色前兩天就一起準備好的,寄生種的坐標和獵殺順序。

    “第一個目的地,7b21號據點列巴城!”

    林煌召喚出了傳送大門,重新調好了傳送坐標,然後跨步其中。

    “第七十六個目的地,7c88號據點離城附近寄生種全部清理完畢!”

    十八天後的午夜時分,林煌看著血色的藤蔓穿透了最後一只寄生種的腦袋,唇角微微揚起。

    “接連十八天,每天只休息三個小時,其他時間我倆全都在路上,總算完成了一百種寄生種的擊殺。我覺得應該足夠讓你在解鎖的時候完成三次變異了。”林煌連著半個多月都沒怎麼好好睡覺,眼楮都有些發紅。

    “我也覺得足夠了。”血色回應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實戰,再加上林煌的教導,它的進步也是巨大的。已經從一個並不怎麼精通近戰的寄生種,成長成為了一只幾乎能夠完虐同階所有怪物的近身強者。

    “我應該用不了一個月就能晉升黃金境圓滿了,所以,距離晉升聖火境也沒多少時間。即便你因為三次變異被封印了,我也很快能幫你解封的,不用擔心什麼。”林煌出言安慰道。

    “我知道的,主人你自己好好保重。”林煌的這麼多召喚獸里,最貼心的還是智商最高的血色。

    召喚出烏墨大門,林煌和血色一起再次傳送回到了隕星沙漠。

    進入瞬星獸的空間之後,血色回歸了原本的體型,仿佛一只血色巨蟒盤踞起來。

    “小黑,對血色進行解鎖!”林煌給出了指令。

    血色的解鎖條件,其實早就已經達成,只需要擊殺十種不同的寄生種就足夠。但林煌和血色為了保證讓它完成三次變異,足足花了十八天的時間,路過上百個據點,將不同寄生種的擊殺數量湊到了一百種。直到今天,才回到瞬星獸的獨立空間進行解鎖。

    血色也是林煌手中,最後一張沒有解鎖的史詩級卡牌。

    指令聲一下,半空之中,一道白芒從天穹頂端降下,將血色整個龐大身形籠罩其中。

    血色的氣息開始緩緩上漲,與此同時,體內開始不斷逸散出一顆顆紫色的光點。

    沒多大會,那些紫色的光點形成了密密麻麻的覆蓋層,仿佛在血色身體表面涂上了一層紫色的油漆。

    而血色也仿佛睡著,整個身體蜷縮成了一個球體,就那麼安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自動旋轉著。

    看到血色的身體變色,林煌就知道這應該是產生了三次變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林煌盤坐在旁邊一邊假寐,一邊耐心等待著解鎖的結束。

    半空之中,那一團紫色緩緩的縮小著,旋轉著。

    三個多小時很快過去,血色的身體已經縮小到了一個籃球大小,徹底化作了一顆紫色的球體。

    如果不是能夠清晰感受到血色那已經強大到讓人忌憚的氣息,林煌都有些要懷疑血色是不是還活著了。

    天空中,那一道白芒緩緩散去的同時,林煌耳邊傳來了小黑的提示音。

    【恭喜宿主,完成史詩級怪物卡牌蒲魔藤血色的解鎖。您的史詩級怪物卡牌蒲魔藤血色已完成解鎖,自動晉升為白炎境。】

    【恭喜宿主,蒲魔藤血色獲得進階,從史詩級卡牌進階為傳說級卡牌!】

    【恭喜宿主,獲得傳說級怪物卡牌!該卡牌為新型物種,暫無命名,請宿主進行命名。】

    當初蒲魔藤這個名字就是林煌取的,現在血色完成三次變異,變成新物種了,自然也沒有名字。

    林煌看到血色緩緩從球體狀態舒展開來,竟然不再是藤條的狀態,而是化作了一團雲霧,頓時愣住了。“血色,你的形態是怎麼回事?”

    “主人,我可以隨意改變形態了。”血色似乎對于自己新的形態很滿意。

    【請宿主為新物種進行命名!】

    “就叫紫氤氳吧。”林煌想了想,給出了這個名字。

    【命名成功,記錄新物種紫氤氳。】

    命名剛結束,小黑那邊提示音很快再次傳來。

    【由于宿主權限不足,無法使用傳說級怪物卡牌,怪物卡牌紫氤氳自動封印。待宿主晉升聖火境,權限提升,卡牌會自動解封。】

    雖然早在預料之中,但是每次看到小黑給出這種提示,林煌總覺得有些不爽。

    看到血色的身體化作點點星光重新凝聚成卡牌,然後沒入自己的體內,林煌只覺得一陣疲憊感傳來。

    遠處天色將明,林煌看了一眼漸漸泛白的天空,嗅著空氣中傳來的各種花草的清香,緩緩閉上了雙眼。

    半晌過後,他召喚出了蘭斯洛守護在一旁,自己則張開了雙臂倒了草地上,很快陷入了沉睡。